恒达下载_J·K·罗琳懂什么《哈利·波特》?

世界很纷乱,但魔法一直在。

文章来源:北戴河桃罐头厂电影修士会
ID:beitao666
作者:脑蛋黄
编辑:卝生

昨日,《哈利·波特》手游终于在万众期盼中火热上线了。

提前预约过的玩家还收到了来自霍格沃兹的邀请电话,虽然不是猫头鹰亲自送信,但童年时的遗憾也算是变相圆满。

不论是现实生活中已经毕业,还是尚在读书的玩家,都忙着参加霍格沃兹的开学仪式,忙着在对角巷买魔杖和猫头鹰,忙着找同院室友,甚至各学院的官方论坛已经按照学院传统技能聊了起来。

而在此喜气洋洋的开学日,创造了这个魔法世界的原著作者J·K·罗琳却被人拉出来嘲讽了一番,甚至有人表示虽然喜欢《哈利·波特》,但因为J·K·罗琳绝对不会玩这个游戏。

怎么?J·K·罗琳还不配聊《哈利·波特》了?

 

01

按理说,有书籍作者的创作,才有书籍粉丝的存在。

尤其是畅销书作者,那简直就是粉丝心中女娲级爱豆的存在。

但J·K·罗琳和《哈利·波特》的粉丝却显然没有这么和谐友爱,甚至是势不两立。而这系列与粉丝的战争,源于她对性别划分问题的一次声援。

2019年12月,J·K·罗琳在社交平台上公开发表了关于性别生理论的支持。

性别生理论,简单来说,就是认为人的性别只能由出生性别决定,男就是男,女就是女,后天想要选择的则不算数。

所以与她怀有相同看法的人并不认可英国政府在2017年7月提出的《性别认同法案》改革提案。

因为这个提案简化到允许民众直接根据自我认知来更改法定性别,而无需再通过一系列的材料递交、检测等医学证明等烦琐的程序来提交申请。

就是说可以不论你本身出生时是什么性别,现在只要你觉得自己是女人就可以是女人,觉得自己是男人就可以是男人。

而在2020年6月7日,J·K·罗琳又在推特上转发一篇名叫《在新冠肺炎疫情之后,为来月经的人们创造一个更平等的世界》的评论文章,并且嘲讽了文中的用词。

她反对文章作者使用“来月经的人”这个称呼,她认为应该直接使用“女人”一词。

这一表态,无异于是把不来月经的人排除在了女人这个集合。虽然听起来只是排除了没有完整女性器官的跨性别女性,但那些因为疾病不来月经,或者已经绝经的人又该怎么说。

聊到这些,习惯了性别二元论的国内网友可能并不会觉得这些观念有什么错,毕竟从小的认知就是性别天生,男女有别。

但是对于那些非二元论性别者来说,这种发言无异于是一次极大的冒犯。

因为在ta们看来,性别并非天定。出生时的性别器官配置只是一个固有的出厂设置,但这个配置可能是错误的,犹如把灵魂装错了盒子。

而在人格健全后所想要拥有的性别,才是此时自己真正的性别。甚至有些人并不想拥有特定的一个性别,也有人想同时拥有两个性别,这都是可以的。

所以,ta们绝对不认可J·K·罗琳对于女人的笼统定义。

 

02

在J·K·罗琳发出声援后,许多出演过《哈利·波特》系列的演员都毫不犹豫地选择站在她的对立面。

饰演哈利·波特的丹尼尔·雷德克里夫声称:“跨性别女性也是女性,社会应该更支持跨性别和第三性族群。”

而根据《We Got This Covered》的报导,本来在《哈利·波特》系列结束后迫不及待转型的丹尼尔·雷德克里夫又在近年打算重新接受《哈利·波特》相关角色,但前提条件是:J·K·罗琳不能参与任何他即将演出的作品。

饰演赫敏·格兰杰的艾玛·沃特森,这位本身就高调的女权主义者更是强调了跨性别者的存在不可忽视。她在讨论当下一连串发了很多条推特,并大方地表达了对性少数骄傲月的支持。

出演过跨性别人物电影《丹麦女孩》的“小雀斑”埃迪·雷德梅恩也表了态:“作为一个和 J·K·罗琳以及变性人一起工作过的人,我想明确地表明我的立场,我不同意罗琳关于跨性别者的评论。”

但是他反对网友通过此事把更多附加的仇恨夹杂在J·K·罗琳身上,他认为这已经不是一次正常的讨论了,而是大规模的群体性网络暴力。

可这番发言反而又引起了网友对他的攻击,他们认为他东倒西歪,立场变了又变,明明出演过跨性别者却又不理解跨性别者的诉求,简直可笑。

史蒂芬·金也直接出面表示支持“跨性别女性是女性”这一观点。

要知道在此之前,J·K·罗琳以为史蒂芬金与自己是统一战队,甚至还特意发文感谢了这位“难得懂得天生女性苦楚的男性”。

而没过多久,哈利·波特官网也将J·K·罗琳除名,声称《哈利·波特》的魔法世界与原作J·K·罗琳无关。

事至此时,就显得很尴尬了。明明是原著作者,却被粉丝管理员踢出了群聊,关掉了讨论权限。

当然,不同于国外这种绝大多数反对J·K·罗琳“恐跨论”的站队,基于国情,中国的大部分网友还是不太能理解他们对J·K·罗琳的讨伐。

所以国内的讨论点,主要分为两派:

一派是坚持顺性别女性安全至上的女性,她们认为J·K·罗琳的发言没有错。

因为如果按照只需要自己认为自己是女性就可以是女性的话,那会有太多的男性会假借自己是跨性别人群而进入女厕所、女更衣室等场所,造成安全隐患。

她们认为,在顺性别女性的权益还没有得到保障的时候,过于操心还没有成为女人的“假女人”都是闲得慌。

加之J·K·罗琳表示过自己这么说是因为有过被家暴性侵的经历,所以顺性别女性的恐惧,天经地义。

而另一派则是愿意和跨性别者站在一起的直人以及其他性少数群体,他们觉得这种言论就是一场对于少数的少数群体生存权的谋杀。

毕竟J·K·罗琳还点赞过“LGB drop the T”的图片,支持反对加拿大C-8法案的组织。

她虽然反对“电击治疗”这种治疗方式用在同性恋群体身上,但她认为可以用在跨性别青少年身上,遏制 ta们的跨性别倾向 。

微博@弦子与她的朋友们

反对J·K·罗琳的人还认为,如果有那些借跨性别者名义进入女厕所实施性骚扰的男性,是那些男性的错误,并不能把罪名归结于跨性别人群本身。

甚至在中国,跨性别者连基本的生活的权益都还没有,却还要给他们增加莫须有的罪名简直是一种精神霸凌。

一时间,国外纷纷站队,国内争吵不休。

 

03

说到底,其实引起争吵的点在于J·K·罗琳本人身上的矛盾性。

因为在J·K·罗琳创造的《哈利·波特》世界中,有很多具有影响力的女性角色。

女主赫敏·格兰杰,一直致力于家养小精灵的解放事业,哪怕小精灵们并不想被解放,它们就是愿意当纯血统巫师家族的奴隶,但她还是不厌其烦地劝说小精灵应该自我独立,并且创立了家养小精灵权益促进会。

莫丽·韦斯莱,虽然日常生活就是围着丈夫孩子锅台转,盯着时钟守着家人健康的家庭主妇。但家务活儿没有使她变得愚钝,她在散发着母性光辉的同时,还是能在决斗中为了自己的孩子一举击败食死徒。

米勒娃·麦格,虽然看着瘦瘦小小,但在最终战役的时候,哪怕校长邓布利多已经不在,也能一人撑起整个场面,召唤雕塑保卫霍格沃兹,联合众巫师筑造保护罩,把全校的孩子护在身后。

这些女性角色都是如此的鲜活生动,甚至比主角哈利·波特本人塑造的都要立体。

并且,J·K·罗琳还在《哈利·波特》舞台剧中力挺黑人演员出演戏剧中的赫敏一角。她表示,并没有在原著中说明赫敏的人种,所以赫敏可以是任何肤色。

她还在后续的剧情补充中提到了邓布利多和格林德沃是一对同性恋人,丰富了原著中情侣们的性取向,也让粉丝可以高举GGAD的大旗。

所以从《哈利·波特》的世界中能看出,J·K·罗琳绝对是一个反对血统歧视、性别歧视以及性少数群体歧视的平权主义者。

而这种明明书里的观念表现得都很“正确”,现实中却又发表“不正确”观点的反差割裂感让许多人无所适从。就好像本来以为J·K·罗琳是麦格教授,结果发现她居然是乌姆里奇。

说自己是一个平权主义者,那怎么能明目张胆地歧视部分性少数?说自己是一个女权主义者,那怎么又要排除那些顺性别女性以外的跨性别女性呢?

所以因为这件事,J·K·罗琳被赠予了terf(排斥跨性别的激进女权主义者)的称号。

他们认为罗琳亲手缔造了一个没有歧视、人人平等的魔法世界,却又在很多年后亲手打破了这种平和,并且支持了那些伤害到跨性别读者的人。

这种毁灭童年性的影响不亚于告诉国人,那个为你塑造了高质量童年,告诉你不用一定要结婚的郑渊洁居然曾为了尽早要孙子,所以送儿子扎破洞的安全套一样令人目瞪口呆,不知所措。

究竟什么才是性别的界限,什么才是两性的平衡点,似乎身处其中的我们总也不能够百分之百地客观。也许很多事情都很像那句“我最讨厌种族歧视的人和黑人”一样充满黑色荒诞。

但其实不论怎么样,在记得为人权发声的同时,也不要忘记尊重事实存在的人,这永远比虚无的理论要重要得多。

法国作家罗兰·巴特于1967年发表了他最著名的论文《作者之死》。他认为:

作品在完成之际,作者就已经死亡,剩下的文化创发工作,就是读者的权利了。唯有作者死亡,读者才能诞生,所有阅读活动,都是读者心灵与一个写定的“文本”的对话,价值就在这个过程中被创造出来。

所以,哪怕再反对J·K·罗琳的观点,但喜欢过《哈利·波特》的人也不必矛盾惊慌,毕竟有一点还是可以确定的。

那就是,你仍可以相信她创造出的魔法世界真的存在。

0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