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达平台下载_在奥运纸板床上“剧烈运动”,床会不会啪啪啪?

上周,2020 年东京奥运会,终于开幕了。

这样一届尚未开幕,就骚操作满屏的奥运会,也算是难遇了:

主场馆方案推到重来;因疫情爆发而推迟一年;

赛前还有人头气球巨大木偶这些“艺术”;

再加上一直没有处理好的疫情……

即便如此,东奥官方仍然再不停地进行骚操作——比如说奥运村里,给各国运动员们提供的是“纸板床”

说实话,“裸”着的纸板床还真是让人难以评说——

颜值勉强凑合,据说还能根据运动员身材定制改造,也有运动员经过亲身测试证明了这个纸板床应该不会被某些“剧烈行为”震坏;

但也有人说东奥官方太抠了……不过,东奥官方需要操心的事情已经太多了,我们也没必要为他们担心那些杂七杂八的事情。

我今天想和各位朋友分享的,是关于“瓦楞纸”的故事以及可能性。

 

01

从绅士们的帽子到搬运工的“福音”

 

瓦楞纸,早在 1856 年就已经在英格兰申请了专利。

但当时的瓦楞纸并非用作包装和运输,而是有着更为“高贵”的用途——放在绅士老爷们的烟囱帽中做衬里,以保持帽子那“优雅的造型”。

而过了不到 20 年,瓦楞纸就在大洋彼岸的纽约,被阿尔伯特·琼斯申请为“运输材料”方面的专利(1871 年 12 月 20 日)。

琼斯有没有借着这个专利大捞一笔,我没有查到资料。但是瓦楞纸箱的出现,确实让负责搬运工作的工人们轻松了一点点。

在瓦楞纸出现之前,木板箱仍然是最为常用的“包裹”。

这玩意儿缺点也相当明显:沉,笨。稍微大点的木箱,就不是一两个人玩得转的;并且打开个大箱子,一般还需要有一把物理学圣剑

瓦楞纸的出现,也算是部分地改善了搬运工人的工作体验。

1890 年,随着预制瓦楞纸箱的出现,瓦楞纸彻底成为了运输用材料当中的中流砥柱:廉价、轻便、结实、外形还挺规整……这种在各方面都达到了一个完美平衡的材料,谁不想用呢?

 

02

饱暖思那啥,瓦楞纸也没能逃过被“玩弄”的下场

 

当一个材料在原本的领域做的足够好的时候,那它一定会被人用到其他领域中去。

随着瓦楞纸的优势愈发明显,很多人也开始打它的主意了。总想着瓦楞纸能否做家具?甚至是建筑?

比如说弗兰克·盖里这位老爷子——

除了鼓捣建筑之外,老爷子也曾设计过一把“褶皱椅”——

不过看老爷子的这个样式,感觉其实换成其他材料也并没有什么变化——你把丝绸加厚加固到这个程度,估计当作把椅子也没有区别。

但先驱已经有了,那么后继者自然会出现。

之前设计癖就曾报道过一家专门制作瓦楞纸家具的澳大利亚品牌 KARTON 。

KARTON 可能不是第一家做瓦楞纸家具的品牌,但是从他们的产品中确实看到了瓦楞纸家具的特性:廉价、环保、轻便。而事实证明,这些特性对于租房居住,生活节奏不断加速的现代年轻人来说,都是久旱甘霖一样的存在。

又比如 CUBIQZ ,这个品牌似乎将瓦楞纸家具又推进了一步:他们打造了一个“专注于瓦楞纸家具的工坊和卖场”。

在 CUBIQZ 的官网上,他们不仅提供瓦楞纸家具的单品,同时还提供瓦楞纸家具的整体方案。如果你喜欢这一个整体方案,你完全可以让他们给你定制。

就目前来说,他们可以给到书房、起居室、卧室还有厨房的方案。

事实证明,如果不仔细看的话,似乎还真的看不出哪些是纸板家具。

如果有可能,我觉得我还是愿意试一下的。

 

03

无止境的探索:从纸板家具到纸板建筑

 

瓦楞纸家具渐成规模,但是还有仍然有探索的先锋在尝试瓦楞纸的可能性极限。

坂茂(Shigeru Ban),日本设计师。从 1989 年开始,就一直在探索纸建筑的可能性。

他的作品几乎遍布全球,形式也非常多样:

有教室

有教堂

有音乐厅

有临时房屋

坂茂的纸建筑得以成行的原因在于,他使用之前就部分地改变了瓦楞纸的形态——他用的更多是纸筒。

纸筒的好处在于,确实在一定程度上加强了瓦楞纸本身的结构强度,同时中空的结构也能够接纳其他强化结构——实际上坂茂的纸建筑仍旧大量采用了高强度的材料,混凝土、金属。

毕竟,瓦楞纸终究是纸,它必须借助其他材料的力量才能够成为建筑。坂茂很清楚瓦楞纸的局限,他积极投身于纸建筑,是因为这纸建筑更适合“临时性建筑”。

但即便如此,坂茂以及很多设计师,包括东奥官方的纸板床,这些已然证明了瓦楞纸在设计上的可能性。

那么我觉得,在关注咱们的运动员在东奥赛场有拿下几枚金牌的同时,不妨也思考一下,如果你家里堆着一摞瓦楞纸,你能用它们做些什么呢?

 

图片:KARTON ,  CUBIQZ , 瓦楞纸维基 , Dezeen , Moma Design Store ,  坂茂建筑设计

0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