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达官网注册首页_Emoji小猴子也是艺术?

文章转载自:时尚芭莎艺术
ID:bazaarartchina
编辑:dada

安倍·奥德迪纳(Abe Odedina)作品
打开Emoji表情的动物区,有三只小猴子分别捂着眼睛、嘴巴和耳朵,甚是讨人喜欢。然而除却简单可爱的外表,“三不猿猴”背后的文化象征来源悠久。今天,时尚芭莎艺术为你解析“三只猴子”带给艺术的启发。

01

谨言慎行,本源之义

“三不”的语义概念可追溯至中国先秦哲学。在《论语·颜渊》中,子曰:“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不符合礼法教化的东西不要看、声音不能听、言语不可说,克己复礼、谨言慎行,这便是人们最耳熟能详的孔子教诲之一。


吴彬《孔子杏坛讲学图》,绢本设色,125×62cm,明代

然而,这一训诫的视觉化形象据传起源于日本。幕府时代(1192-1867年),日光东照宫出现了一组名为《三个智猴》的雕像:一捂住眼睛不见邪恶;一捂住嘴巴噤口不言;最后一只则捂住耳朵置之不闻。

《三个智猴》,雕像,日光东照宫

有说法认为“三不”教诲最早由到中国修习佛法的最澄和尚带回日本。而“三不”在日文中的否定后缀发音与“猴子”一词相近,从而演绎出三猿形象并广泛流传。

其实早在远古东方的文物中就已出现有关三猿的标识,这一艺术意象的起源究竟事实如何,恐怕很难准确考证。但不可否认,它已成为超越国界与时代的文化符号,在各地的文化背景下以各种各样的艺术形式被呈现出来。


日本佚名《The Deity Koshin with Monkey Attendants (Buddhist)》,37.5×17.8cm,19世纪

“三不”在中国语境下,更多是从反面来指教人们避开不应做之事后又该如何为之,强调不听、不闻、不说是非的出世态度。这在描绘清净无为境界的文人画中体现得淋漓尽致。


冯超然《修竹高士》,106×52cm,1931年

冯超然《高士闲逸图》,179×46cm,1931年

到了日本,这一隐喻则有了新的渲染。人们总用似是而非的口吻表达,本着“以心传心”的观点,不直截了当地评论,不直接拒绝、说“不”,间接促使日本民族暧昧与委婉性格的形成。

鸟居清长《美南见十二候,七月,夜送》,大版锦绘,约1784年

 

02

与西方艺术文化相遇

在英文语境中,三猿猴的哲学意义则更为直接——“不见恶事、不听恶词、不说恶言(Sees no evil, hears no evil, speaks no evil)”。宗教中援引这一被当作“东方智者之言”的古训作为工具,并结合自身教义来约束教徒的言行举止,以禁锢人们的精神世界。

《三个智慧修女》(The Wise Nuns)

而在特殊时期,其强调的重点和作用又与之前不尽相同,战时的文艺宣传目的十分简单粗暴,而保密工作又是影响战争的诸多因素中不容忽视的一项。二战时,美国“曼哈顿计划”的设施内出现了含有三猿形象的保密工作宣传画,寓意“不要将你在此处的所见、所做、所听带离这里”。

“曼哈顿计划”(Manhattan Project)设施内的宣传海报

随着这一哲学隐喻渐渐符号化,其原本含义也开始发生形变,并融入艺术创作中。艺术家们常常遮挡五官局部来表现被噤声、遮目。在比利时超现实主义大师雷内·马格利特(René Magritte)所作的自画像《人类之子》中,艺术家用一颗苹果挡住人物面部,遮盖其视觉与声音。此举在封闭感官的同时,也模糊了其对自我的身份认知,艺术语言具有显著的符号性。


雷内·马格利特(René Magritte)《人类之子》(The Son of Man),油画,116×89cm,1964年

这种形式在尼日利亚当代艺术家安倍·奥德迪纳(Abe Odedina)的作品中也十分常见。他用红色叉号、粗野的红色笔触和小条幅等方式盖住人物嘴部,封禁了声音,意味不可说。而在其作品《Just Looking》中,人物一手遮住眼睛,却露出一道缝“偷偷地看”,暗示视线所及也许是不该看之物。

安倍·奥德迪纳(Abe Odedina)《X Factor》,30×30cm
安倍·奥德迪纳(Abe Odedina)《Just Looking》
安倍·奥德迪纳(Abe Odedina)作品

美国当代概念艺术家Chad Wys更是将这一符号玩得出神入化。他通过拼贴或二次加工的笔触,抹去原画面主体的五官,随之被抹去的则是人物的身份与声音,拼贴的过程对他而言正是在解构并重建概念形象。

Chad Wys拼贴作品,27.9×21.6cm
Chad Wys《Brutalized Gainsborough 2》,25.4×21.6cm

 

 

03

逐渐表面化的符号

如今,“三不”哲思已彻底成为艺术符号,尤其集中于包含三个主体的创作中。商业广告中常常出现这样的意象组合,人们拍照时也逃不过照本宣科的姿势。从海报设计到影视桥段再到城市标签,日常生活慢慢被这一符号渗透。

美剧《老友记》(Friends)片段
歌手王菲《浮躁》专辑封面

现代摄影大师们的作品中也时常能见到这样的表现方式。在时尚摄影大师欧文·佩恩(Irving Penn)为著名导演英格玛·伯格曼(Ingmar Bergman)拍摄的肖像中,伯格曼用手指切断视觉,通过其余感官来体验现实世界。这也恰好符合伯格曼一贯的创作精神——用心洞察人性,揭开仅凭眼睛无法明察的真实。

欧文·佩恩(Irving Penn)《Ingmar Bergman》,摄影

大卫·贝利(David Bailey)《April Ashley》,摄影

去年大火的影视剧《隐秘的角落》的海报设计正是融入了这一艺术符号,但它并未停留在对视觉效果的肤浅呈现,而是将其与剧情暗示恰到好处地结合。被捂住的五官部位寓意几位角色不应说、不应听且不应看,而他们实际行为却与之相反,完美演绎了剧作的潜在深意。

电视剧《隐秘的角落》海报截图
当文化意象被简单地表面化、符号化,其背后引发思考的内涵逐渐流失。生活中人们拍照时,画面主体遮挡嘴部或眼睛仅仅出于不知该如何摆姿势的考虑,抑或是以单纯意义上的好看为目的。且当用手机里三只猴子的表情卖萌时,也不会疑惑它们为何以这样的造型出现。
不论形式如何变化,“三猿”所讲述的道理都能在任一文化中找到对应,而不忘其间、了解这一常见的艺术符号背后的故事,不失为为枯燥的生活增添一则隐蔽的趣闻。看完此文,你是否增长了一些奇奇怪怪的艺术知识?
0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