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达注册_“磁带之父”去世,这些产品设计是我的童年

磁带、Walkman,承载音乐记忆的AB面。

文章转载自:音乐人攻略
ID:musicianguide
编辑:dada

坐在时代的列车里,一切随着时代高速飞驰,车窗外曾经闪耀过的星光也一颗颗的熄灭了。

据BBC新闻3月10日报道,被誉为盒式录音带之父的荷兰工程师劳德维克·奥登司(Lou Ottens)于3月6日去世,享年94岁。

三十年以来,许多事物在车窗前掠过,一度新鲜,又迅速过时。BB机,VCD,步步高,文曲星,小霸王,摔不烂的诺基亚,红警……还有卡壳的磁带,它们走红于改革开放后,衰落于α世代(也就是10后)来临前。

作为承载一个时代记忆的载体,盒式磁带,已有50多年的历史,即从最初的数据存储到主流的音乐存储介质,再到如今被数字音乐取代,是80、90后儿时的记忆。

今天,我们就来讲讲磁带的故事,只要你听过磁带,那这故事里一定有你。

 

01

磁带的前世今生

1831年,伴随电磁感应现象被发现,第一台发电机的诞生接踵而至,将人类带入了电气时代,磁带的工作原理就是电磁感应现象。

伴随着电气时代的生产进步,1888年欧柏林·史密斯利用剩磁录音发表了一篇关于用电和磁造一台“电子留声机”的“科幻”论文,展开了人们对声音存储、播放进一步的想象。

10年后,1898年丹麦工程师波尔森将史密斯关于电磁的大讨论付诸实践,发明了钢丝录音机,成为了录音机的发明者。

1900年,波尔森把自己的发明带到了巴黎世界博览会。给当时的奥匈帝国皇帝费郎茨·约瑟夫一世录下了一段声音。存储这个声音的钢带如今存在丹麦科学与技术博物馆里,那时候初代磁带是一盘钢丝。

直到1935年,德国通用电气公司制成了磁带录音机,同时出现了磁带最早的原型。德国科学家用纸带和塑料带作为基带,替代了原来的钢丝,使得磁带的普及和发展更近了一步。

1960年,作为飞利浦公司产品开发部门的负责人,奥滕斯领导一个团队开发了最初的便携式磁带录音机;1963年,飞利浦在柏林电子展上推出了第一盘盒式磁带(紧凑型磁带,也就是我们曾经熟悉的录音卡带)并且公开了发明专利,此后的磁带都沿用该标准。

当时的他们的宣传口号是:“比一包香烟还小!”这种便携式磁带迅速取代了长期以来繁琐的卷轴录音方式,磁带将音乐带到了大众面前。

自问世以来至今,估计全球已售出1000亿盒录音带。Lou Ottens后来也参与了CD的研发,现在全球已发售有超过2000亿张CD。

20世纪80年代,以索尼Walkman系列为代表的便携式随身听出现,造就了磁带在全世界范围内的风靡。很多人的索尼情结始于Walkman,正是在这个时期,音乐磁带的销售开始取代密纹唱片,随身听一跃成为便携式音乐市场的象征。

 

02

磁带:承载音乐记忆的AB面

磁带于70年代末从香港来到内地。对当时娱乐方式单一的人们来说,就像一个打开新世界的魔盒,让大家认识了流行音乐,令大家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小时候,一部随身听,几盒磁带,承载着关于音乐的全部回忆,是属于那个年代老百姓特有的“音乐盒子”,更是承载着80、90后的音乐记忆,欢笑与期盼。那个年代,记忆里,每年春节后,在温暖和煦的春风中,大街小巷,总会飘荡着当年最流行音乐,很多是央视春晚上的歌曲,像是永远在跟风,像是一种时尚,这恐怕也是年轻人最喜欢追逐和关注的热点话题。

那个年代,最爱的是宝丽金,出了新磁带第一时间赶往音像店。

那时候磁带里放的,是苏芮的《不变的心》,是邓丽君《小城故事多》,是李春波的《小芳》,是杨钰莹的《轻轻地告诉你》,是陈明的《快乐老家》,是老狼的《同桌的你》,是王菲、那英的《相约九八》,是小虎队的《再见》,也是刘德华的《忘情水》……那个时候,磁带要听AB两面才算完整。

为祖国建设添砖加瓦的新世代们在课堂上,顶着老师把磁带插进录音机中,教室里回荡起熟悉的声音,唤起了DNA的跳动:

“My name is Han Meimei.What‘s your name?”

“My name is Li Lei.”

铅笔和磁带曾经也是学校里最有趣的配偶……

然而好景不长,在很多西方国家,磁带市场在经历了上世纪80年代末的销售高峰后,就开始急速萎缩。到了90年代初期,CD的销售超过了预录制卡带。

盒式磁带之所以那么快速的消失在市场上,也和它自身的缺陷密不可分。

确实,“即便是将如今数字音乐下载和流媒体音乐的流行撇开不说,盒式磁带的劣势也非常明显,存储能力有限、容易消磁、容易拼接修改、存储信息稳定时间太短以及容易损坏都是其弊端。”

再到如今,新一代的00、10后们或许已经不知道小霸王倚天、步步高、walkman是什么,mp3、mp4陪伴着他们的成长,或许从不知道音乐还可以那么具象化,摸得着也看得见。至于收藏自己喜欢的磁带这种事,更是无从谈起,更不必说体验拆开磁带盒,修磁带越修越乱是何种滋味。

伴随着盒式磁带之父的去世,磁带也逐渐远离我们的生活,与其说缅怀磁带时代的逝去,更多的是怀念听磁带的那个时代。

那是最好的时代,那些年兜里没有几块钱,省吃俭用从牙缝中抠点钱,那是攒了个把月的生活费里的钱,才能买到心仪已久的磁带来消遣,那是一种无法形容的幸福感。绝不像节奏飞快的今天,等待下载几秒钟就可以填满。

暮然回首,突然发现十几年前我们的生活是那么简单,思想单纯,能听支歌心甘甜。不像现在,可以用手机来完善,打游戏、听歌、看小说打发时间。

那个年代,看看电视来消遣,除此之外只能拿漫画看看,偶尔打游戏和听随身听已不简单,屈指可数娱乐项目消耗暑假时间,常常怀疑无聊的生活咋过完。

但仔细想,有很多细节已经淡淡。不过,属于那个年代的许多歌曲,反倒是历历在目清清楚楚记心间,和磁带一样,成为老了同龄人闲话时共有的话题和回忆。

当然,每个时代都有不同的歌曲和形式,但经典老歌和磁带依然在我们心中。

0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