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位于世界咽喉处的贫困小岛,真的能被“美妆蛋”小屋拯救吗?_恒达app

作者:建道筑格ArchiDogs
编辑:圈

在波斯湾一座小小岛屿的海滩上
洒落了一地五颜六色的“美妆蛋”

这些小巧可爱的房屋

好像一个童话世界

为这个空旷幽僻的小岛

带来了一抹靓丽的色彩

和重新繁荣的希望

作者/编辑|可达
主编|一堆栗子

  01

美妆蛋建筑群

贫瘠土地上的调色盘

前几天,我们刚介绍了伊朗霍尔木兹岛上一栋别致的文化中心 “Rong”。

Rong是“霍尔木兹存在感”项目的首个建筑。该项目由首都德黑兰的ZAV建筑事务所主持,通过建筑空间来建立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关系,以促进当地居民的参与感和介入度。

Rong以当地的夯土为材料,与黄褐色的地貌相协调,强调岛屿自身的价值,并期待将这里带入蓬勃发展的时代。

尽管出自同一建筑师之手,“存在感”项目的第二期 —— Majara居住群 —— 却与Rong深沉朴素的风格截然不同。

通过一系列小尺度穹顶的组合,形成高低错落的建筑群。造型小巧可爱,饱满圆润,酷似一个个美妆蛋。

从高处看,仿佛遗忘在黄色大地上的调色盘,极具视觉冲击力。

建筑群的穹顶有尖有圆,由霍尔木兹码头的挖沙建造,再涂上色彩丰富的颜料。

这些小房屋大多数提供生活住宿,还有被用作为公共区域,如洗衣房、祈祷室,促进邻里之间的交流。室内风格也与外观保持一致,绚丽多彩,温馨又活泼。

为了促进当地居民与旅游业的联系,设计师还创造了手工艺品室、咖啡馆、餐厅、旅游咨询室、纪念品商铺。

小屋零落分布,中间形成自然的通道、庭院。

ZAV的建筑师表示,该项目的设计灵感来源于霍尔木兹岛当地具有颗粒感的沙石。中东地区降水稀少,多为荒漠景观。随处可见的沙砾被放大,重组,上色,就形成了Majara独特的外观。

建筑采用的超级夯土技术,也帮助塑造了外墙的颗粒质感。

色彩缤纷的小穹顶建筑,不但象征着沙砾,还呼应了霍尔木兹岛上的彩虹地貌。每一寸设计,都与这片土地紧密的相连。

虽然霍尔木兹岛有着许多美丽的自然景观,但其在当代旅游开发和经济发展中,却一直处于迷茫而又挣扎的状态。因此Majara被设计成为一个多功能的文化居住群落,在文化上和经济上,将当地居民和游客连接在一起,以求互利共生。

尽管霍尔木兹岛现在经济欠发达,人口稀少,甚至有些空旷幽僻,可它在历史上,从来都不是一个缺乏存在感的地方。

那么,它是怎么变成如今的样子的呢?

02

 

“霍尔木兹存在感”

一座位于世界咽喉的岛屿

– 从繁盛到寂寥 ,历史浪潮中的小岛 –

霍尔木兹海峡自古以来就是东西方国家间文化、经济、贸易的枢纽,是阿拉伯海进入波斯湾的唯一水道。它世界咽喉的地理位置,加上中东丰富的石油资源,从16世纪初就成为了兵家必争之地。

(霍尔木兹海峡原油贸易船只分布图,图片来自路透社)

位于海峡内的霍尔木兹岛地属伊朗,其实是一个非常小的岛屿,它最初的居民来自波斯湾北侧的大陆。

1300年,为了躲避蒙古人和突厥人的轮番蹂躏,一个小王国决定将都城搬去离海岸几十公里外的岛屿,即使它面积不大且缺乏水源。

凭着欧洲与东方的转口生意,这个小小的岛屿就这样顽强的生活了几百年,甚至成为波斯湾最重要的贸易中心,霍尔木兹海峡因此以它命名。我们熟悉的有名的中世纪旅行家,马可波罗,伊本伯图泰,郑和,都曾经从世界的不同方向抵达过这里。

(《郑和航海图》中的忽鲁谟斯,经考证为霍尔木兹岛,为不同音译,图片来自丝绸之路资源库)

然而,现代战争的威力逐渐侵蚀了这个小小的海岛。伊朗近几十年饱受外界政治纠纷干扰,战火无法平息,霍尔木兹岛也受到牵连,不复往昔辉煌。

如今,霍尔木兹岛上的人们主要产业均和大海相关:捕鱼,出海海员,以及可能是最为重要的——海上走私。然而,这里的走私犯不但没有想象中的丰厚暴利,同时还要冒着极高的风险。除了大海的风浪,如果走私船被海岸警卫队发现,而他们又恰巧没有事先用贿赂打点好这些士兵,警卫队也会毫不留情,用真枪实弹招呼这些被逼上梁山的法外之徒。

事实上,霍尔木兹岛拥有非凡的自然景观 —— 五彩斑斓的土地岩石,和因富含   氧化铁而呈现出朱红色的红沙滩。这种景观也被称为彩虹地貌。

(图片来自Lukas Bischoff Photograph / Shutterstock)

(图片来自公众号@环行星球)

加之无敌海景和古老的要塞——葡萄牙堡垒,这里的旅游业潜力无穷。

然而由于他国的霸权制裁,霍尔木兹岛不但经济难以发展,旅游业也尚处于方兴未艾的阶段。目前游客以伊朗本地人为主,为数不多的国际游客大多也仅限于来自欧洲的旅行发烧友。

– 建筑的责任 –

“ 建筑,作为一种游走于不同群体之间的调解员,拥有将从开发投资商、设计师到当地居民、游客等各个阶层糅合在一起的能力。”

 

—— ZAV Architect

Majara在当地语言中是“冒险”的意思,名称即被予以了期冀 —— 在纷乱的政治格局中,闯出一条自己的道路。

在这个饱受政治干扰和经济困顿折磨的小岛上,不管是Rong还是Majara, 建造一个与众不同的建筑,不应仅仅为了舒适与美观,更是一种责任的体现。

在Majara项目的进行中,有来自德黑兰的投资者与建筑师,以小岛居民为合作伙伴和服务对象;手工艺人和初学者共同工作学习,起到了教学相长的作用;居民和游客生活活动交织,带动旅游,刺激经济;这也是“霍尔木兹存在感”的初心 —— 促进不同人群的合作,建立信任,增强地方凝聚力。

同时,“霍尔木兹存在感”项目还旨在应对当地面临的制裁经济危机:

1. 建筑采取超级夯土技术,这种技术取材当地,降低了材料运输的成本;

2. 超级夯土技术简单易学,普通居民稍加培训即可上手,减少了高昂工匠费用的同时,为当地居民提供了就业机会。

而这种超级夯土技术,本身就是由一位伊朗裔美国建筑师 Nader Khalili 发明。它旨在利用价格低廉的材料和简单的技术,让穷人可以独立、有尊严的搭建安全舒适的家。

03

 

超级夯土 – Superadobe

为贫困而生的建筑技术

在1975年以前, Nader Khalili 还是一名普通的高层建筑设计师。一次和儿子逛公园时,他4岁的儿子和小伙伴赛跑,由于年龄个头最小,每次都是最后一名。最后,他儿子说:我只和自己赛跑。于是,Khalili在地上画了一条线,儿子一个人开心的跑了起来。

Khalili看着儿子的身影,开始重新思考自己的人生。他关闭公司,跑到伊朗的沙漠荒原里骑行了5年。在这5年间,他学到了古老的建房技术,并加以改进,创造了超级夯土技术。

这种房屋利用随处可见的夯土作为建筑材料,不需要砍伐中东地区珍贵的树木,不用毁坏本就疏松贫瘠的大地。工具和材料易于取得,成本低廉。也不必特殊的技术知识,稍加学习,长者、妇女、孩童,人人都可以掌握,用自己的双手建造家园。

Khalili认为,只有靠自己的力量能够实现的,才是有尊严的。他一生都致力于帮助贫困之人,用触手可及的自然资源盖一个舒适环保的家。许多贫困地区的人,再也不必住在残破的屋檐下,忍受烈日寒风。

这种超级夯土建造的房屋,内部空间大约40平米, 由一个大的中央圆顶、四个小壁龛和一个风铲包围。

分层管或袋状“土包”层层叠合,作为墙体。产生的蜂窝结构采用拱支撑,形成了一个蛋状的外型。

在搭建好基本结构后,还要注意防风漏水的问题,做好修补。

室内则可以根据主人的喜好自己设定。

这种超级夯土建筑具有极强的抗震性能,不易坍塌。

2015年4月25日,尼泊尔加德满都遭受了8.1级大地震,大量房屋坍塌损毁,造成了重大灾难。而位于加德满都的一所儿童福利院Pegasus Happy Home,除了表面的墙体水泥砂浆抹灰裂缝,几乎完好无缺。

除了简单的建造过程和超强的功能性,这种技术还可以塑造出像高迪作品一样的丰富造型,和马赛克龟裂表皮,具有极高的美学价值。

自1995年以来,几十个国家都开始建造超级土屋,低廉的成本,造福了无数贫困的人。

霍尔木兹,一座身处世界战略咽喉的小岛。

这里曾经拥有繁盛的祝福,却也被迫承受战争的诅咒。

从理念造型、建造过程和使用功能,Majara居住群深深扎根霍尔木兹岛的土地,紧紧围绕着岛上的人民。它不是一座空中楼阁。

建筑也许并不能带来社会的腾飞,但却可以用最接地气的方式,展示一种欣欣向荣的姿态,让人们感到更好的生活,就在不远处。

Reference:

https://zavarchitects.com/works/PRESENCE-IN-HORMOZ-02

https://www.designboom.com/architecture/zav-architects-colorful-village-rammed-earth-domes-iran-hormuz-island-12-07-2020/

https://zhuanlan.zhihu.com/p/265641897 (环行星球)

 THE END

 

 

 

0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