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达四注册_辛巴传:快手电商教父的崛起与幻灭

 

上周一场寒潮携风带雪突袭北京,而在平均气温十五度以上的广东,一个黑龙江人可能正在经历他人生中最寒冷的一个冬天。

 

一年卖货150亿的快手直播电商教父辛有志,aka辛巴,正遭遇一场规模空前的围猎。

 

11月19日,职业打假猎手王海杀入电商直播圈,左手检测报告,右手《广告法》,在微博点名辛巴直播间带货的一款燕窝产品实际上是糖水。几番拉锯之后,辛巴公开解释并道歉,宣布已经开始退款退货和赔付流程。

 

 

随后,很快又有媒体接到多起爆料,爆料者一致声明,在辛巴家族多个直播间「剁手」之后,便迅速遭遇电信诈骗,受害人的详细购买信息和个人隐私信息均遭泄露,矛头直指辛巴家族。

 

 

知假售假、虚假宣传、个人信息泄露三宗罪一旦坐实,辛有志或将面临长达15年以上的牢狱之灾。

 

这位自称农民儿子的快手电商教父,还能坐得住吗?

辛有志见过世面,甚至也包括坐牢。

 

2009年,19岁的黑龙江小伙辛有志早早开始闯荡社会,比起打工,他更喜欢做生意。

 

据传他曾在家乡看中过一座承包价格仅需5000元的石头山,乡亲父老当时都觉得这个出生在漏风仓房的穷小子疯了,但没过几年,周围修路,石头反而成了刚需,盘下山头的人挣了1300万,家乡人对他的看法陡然转变。

 

初入社会这两年,他做起水果店的小本生意,年轻人气盛,对手里的钱没有把握,小有所成的辛有志接触到一些所谓的「好大哥」,可惜没有一个「大项目」真的能成,揣着华子当街溜子,把生意搅黄了不说,全家跟着他欠下六十多万外债。

 

 

曾经长期被日本人占据的东三省,战后不仅留下了田里的稻米种子和厂里的铁皮壳子,还住着一批日本人留下的遗孤。他们成为两国恢复外交后最早一批打通民间往来渠道的人,而往来的形式无非三种:探亲、留学和打工。

 

日本作为受漂亮国荫蔽的老牌发达国家,即便是搬砖、电焊这些零工,收入水平长期以来也远超国内一般农民和工人的平均水平。去日本打工能赚钱改变生活,成了不少东北人的共识。

 

欠债六十万的辛有志也在此列,托人花7万拿下日本留学签证后,他孤身一人前往日本。

 

而刚刚登机的辛有志或许并不知道,在远方的中国一线城市,一场风暴正在发生。

 

2008年,三聚氰胺事件爆发,国人对国产母婴产品的信任度降至冰点。同一时期,中国作为最快一批从金融危机中脱身的国家,正在迎来一波高速增长。

 

 

2008至2015年间,中国创业风险管理资本总额从1455亿暴涨至6653亿,年度GDP增长率均在7%以上。中国人的财富迅速膨胀,在这一时期出生的新贵宝宝,必须用上最好的奶粉和纸尿裤,国产的不行,距离近、日用品工业发达的日本就成了优秀的替代选项。

 

花王纸尿裤,成为爆款。

 

在日本打工还债的辛有志看到了这一点,开始带着三个厨师在药妆店扫货,据他所说,一个月倒卖纸尿裤的收入就高达十几万人民币,按这个数字推算,半年就能还清债务回家。

 

然而他不只想赚这点儿,2013年一年,辛有志就卖出了货值高达1.4亿日元的纸尿裤,约合人民币700万元,这是日本警方2014年底查封他仓库时得到的数字。

 

 

走私与代购的界线一直是波动又模糊的,拿着留学签证的辛有志三人小团队能在5天时间内扫货267家店铺,买走990包纸尿裤,冲击了日本当地的市场秩序,监管自然会找上门来。

 

 

2015年,人民币对日元进一步升值,时任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打出「观光立国」口号,扩大免税优惠政策,海量中国人蜂拥而至,马桶圈、电饭煲遭遇「爆买」,比起代购,消费者自己前往日本消费似乎更加划算。

 

纸尿裤依然畅销,但脱离囹圄的辛有志已经回到国内,比起远渡重洋背井离乡,新一代的东北年轻人已经有了新的「大项目」。

 

 

东北在下沉,精神小伙儿们穿上紧身裤,脚踩豆豆鞋,登上快手秀场。

 

2013年,中国的4G牌照正式颁布,做GIF动图起家的快手,在这一年全面转型短视频社区。此时,辛有志在日本倒卖纸尿裤,已经卖了十年服装的薇娅把生意重心转到了线上,李佳琦还在南昌大学读书。

 

 

2014年到2016年初,快手用户数量从1亿猛涨到3亿,其内部的网红生态圈有一种原始而野蛮的生命力,各大家族逐渐发端,天佑和牌牌琦把喊麦和社会摇从圈内文化变成了社会奇观。

 

回到国内的辛有志,依旧以卖母婴用品为生,只不过主战场从线下转移到了线上,开起了淘宝店。

 

起步比他更早的薇娅,却在交易额高达912亿人民币的2015年双十一败下阵来,从设计到生产全部自己把控的重资产原创女装品牌,在超高退货率面前遭遇滑铁卢,这一年,双十一移动端支付占比近七成,首次超过PC端。

 

「直播概念+移动电商=流量+变现」的财富公式初见端倪。

 

2016年底,辛有志入驻快手开播,薇娅转型成为淘宝直播第一批「淘女郎」,欧莱雅实习BA李佳琦签约美ONE,成为市面上少见的男性美妆达人。

 

相比于早早开始「流量扶持」和「算法推荐」的淘宝、抖音,快手的涨粉法则一度非常粗暴,主要有两大流派:

 

一种是《底层残酷物语》描写的整活儿奇观,另一种就是砸钱上榜一为自己引流。

 

整活儿是为了得到打赏和关注,而砸钱本身也是一种整活儿。这是YY、快手秀场打赏模式导致的必然结果,也是这些体系内公会、家族能够形成的基础。

 

 

并非只有快手一家如此,但快手的用户群体天然就吃这一套,声势浩大的打赏营造出无比豪迈的大哥气派,大哥与大哥之间、家族与家族之间的地位之争,如同赛博版的《古惑仔》喋血街头,虽然与现实暴力仍有距离,但也是没有硝烟的战争。

 

辛有志带着农民儿子出身的企业家人设进入快手,如同从西西里来到美国的维托·科里昂,他有自己的手段和蓝图,但必须先拿捏住快手的规矩,才能在这片黄金之地筹备建立属于自己的帝国。

 

「辛巴」诞生了。这个源于迪士尼童话的名字,带着「回归」的隐喻,一度折戟异乡日本的辛有志,回到祖国快手这片狂野大陆,就是为了称王。

 

 

作为企业家,纯粹博眼球的整活儿不在辛巴的考虑范围之内,他直播时穿熨贴的衬衫和西服,靠砸钱给顶流主播刷榜一涨粉,其中最重要的一笔投资,就是给当时的快手头部主播初瑞雪刷礼物,一战成名。

 

辛有志来到快手成为辛巴,本就是为了给自己的母婴产品淘宝店引流,而初瑞雪的另一重身份,则是微商美妆品牌CBB的创始人,两者目标客户群高度重合,引流来的粉丝可以立刻转化为自己的客户,两人甚至还砸钱砸出了感情,做出了更能固粉的情侣人设。

 

 

2016年到2018年,网易严选、淘宝心选、京东京选相继创立,ODM模式开始大规模进入电商供应链。期间,辛巴也开始从销售端反攻供应链,建立「辛有志严选」品牌,继续深耕母婴和美妆个护两大品类。

 

辛有志还有更大的野心,那就是从一个带货的主播,变成整个主播圈的供应商。而最先用起「辛选」渠道的,就是辛巴和初瑞雪主理的快手「818家族」。

 

在快手,有流量的主播可以迅速靠「收徒」扩张自己的版图,用「家族」的形态实现内部互相引流和养号,不同于其他平台商业化程度更高的MCN体系,家族模式下的主播,彼此的联系从商业伙伴上升到「家人」,而有了家族,就会有家族内外的爱恨情仇,这本身又成为直播节目效果的一部分。

 

「818家族」建立之后,与粉丝总量过亿的二驴家族、散打家族都有过摩擦,声量上虽然不敌顶流,但以小博大,流量上获益的一定是规模更小的「818」。

 

2018年监管骤然收紧,天佑、牌牌琦被全网封杀,精神小伙儿们需要新的直男领袖,年轻有为的企业家辛巴自然是不二之选,收编了这些流动粉丝的「818」,成功跻身快手六大家族之列。

 

 

自此,辛巴通过「818家族」和辛有志严选,成功联络起产销两端,既有一手需求,又有成熟可控的供应链,在带货这件事上获得了无与伦比的掌控力。

 

2019年,辛巴本人直播带货总GMV高达133亿,占快手全年总量的三分之一,农村来的科里昂,终于在快手直播荒漠上称王。

 

是的,快手的直播带货本是一片荒漠,辛巴生生在荒漠上开出了一片绿洲。

 

几乎所有的直播平台想做带货,都绕不开淘宝这一关,而对平台来说,这无疑会导致流量流失,而即便不开放带货,主播也会通过建设私域流量变现,或者干脆转移到淘宝,平台也无法从中获得收益,主播麻烦,平台管理也麻烦。

 

 

2018年,在直播流量红利见顶和自有电商体系建立之前,要不要全面开放淘宝接入,是摆在抖音和快手面前的共同问题。

 

也就是在这一年,淘宝直播交易额破千亿,抖音也在城市站稳脚跟,准备进一步扩张,快手的秀场直播和下沉打法面临内忧外患,当年9月,快手终于以5亿助农概念切入直播电商赛道。

 

而此时,辛巴已经准备好了供应链和粉丝流量,比快手还要再快几步,辛有志在快手直播电商称王,是一种个人奋斗加上历史进程的必然。

 

与深耕单一平台的辛巴、薇娅不同,主打美妆的李佳琦从一开始就瞄准了全域流量,不仅在阿里系的淘宝、微博形成了巨大声量,也同步运营体系之外的抖音、小红书、B站,正因如此,李佳琦的「Oh My God」成了直播电商出圈的一张名片。

 

 

2019年,李佳琦开始获得海量的媒体资源,薇娅紧随其后,二人的奋斗故事被GQ这样的媒体大刊诉说,被许知远这样的精英知识分子诉说,也被《吐槽大会》这样的综艺节目诉说。

 

端内稳固之后向外扩张是一种自然选择,出圈再出圈,扩大基本盘,粉丝越多,卖的自然也越多。

 

作为快手带货一哥,辛巴自然不能落于人后,既要照顾媒体精英视野之外的端内粉丝,又要成功吸引公众的注意力,他的选择是:

 

斥资3000多万,邀请包括成龙在内的42位明星,在最引人注目的鸟巢,开一场「婚礼+演唱会+直播带货」的综合盛典。

 

 

这场拼盘盛典成功让辛巴得到了全社会的关注,但也意味着原本只需要在快手的规则之下讨好粉丝的他,必须做好进入主流舆论猎场的准备。

 

果不其然,对他作秀、数据注水、土豪没文化的质疑纷至沓来,在体面地接受了一次新浪的采访,承认「婚礼」是一场公关活动之后,辛巴再也没有接受过任何媒体的专访。就连1.5亿捐助武汉,也得到了相比此前做公益更多的火烤一般的关注。

 

 

今年4月,辛巴和散打哥的骂战波及全快手平台,本就为家族纷争影响管理而头痛的快手趁势敲打两个大主播,辛巴随即退网,并警告快手:

 

「快手希望你把眼睛擦亮一点,我辛有志在大部分类目当中,可以调动整个国内的资源,请运用好我身上的本事和资源。」

 

勿谓言之不预,辛巴本人退网,「818家族」的战斗力反而更强,蛋蛋和时大漂亮「代父出征」的直播分别创造了单场3个亿和2.5个亿的成绩。同时整个快手电商数据严重下滑,辛巴的作用反而更加突出。

 

618前夕,辛巴复出,复出首秀销售额高达12个亿,如同拿破仑二次加冕称王,坐实了快手电商之王的位置。

 

 

然而全民关注的反噬来得也很快,拿破仑二次登基只不过维持了百日王朝。

 

辛巴联合张雨绮、华为荣耀的直播带货接连翻车,对内用话术讨好粉丝,对外道歉服软的操作也频繁出现。王海的这记重锤也是如此,只不过这次辛有志遇到了比日本警方更较真的职业假货猎手,加上媒体的放大作用,端内的粉丝也很难再次视而不见了。

 

对于快手电商荒原上的教父辛巴来说,家族矩阵和粉丝是他唯一真正在意和需要维护的对象,也是他百亿财富的公开秘密。

 

辛巴的成人童话,是东北小伙儿辛有志一生唯一重要的爆款作品,入狱是「大哥」成长的必经之路,「浪子回头」是传奇人物的重要注脚,横扫六合、东山再起是建功立业的戏剧高潮。

 


0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