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十一”的诱惑 ——设计与消费浪潮_恒达手机版

 

不知大家有没有注意到,

似乎刚进十月,

双十一的预热便已经打响。

各大相关的手机软件悄无声息地换上了11.11的标志

带货主播也纷纷开始一波又一波的预告。


 

说实话,作者也是在10月20日这个看似普通的夜晚突然惊觉,

原来“双十一”预热即将到来。

好吧,又双叒叕2G网了……

 


 

似乎双十一所带来的热度,

已不仅仅只存在于那独特的一天,

而成为了具有持续性的年度事件,

像是序曲、发展、高潮、余波皆备的交响乐,

无数商家你方唱罢我登场,

热闹非凡,又令人眼花缭乱。

当激动人心的血拼过后,

花了多少钱,省了多少钱,

大数据中显示的交易量又攀升了多少,

一项项新的数值又成为了忠实的记录者,

诉说着消费欲求、经济攀升的高峰,

也给每个“剁手”的个体以后悔或满足的快感。

2019年双十一期间一小时交易量

可这些数字真的“忠实”吗?

它们将所有美好的一切

真实地展现在了我们眼前,

还是忽略了什么

忘记了什么?

 

不得不承认,

我们身处一个全球化的时代,

一个急速变化的时代,

也是物欲横流的时代。

“双十一”

只是时代特征的一种表现罢了。

在这一闭环中,

设计不可避免地参与其中并发挥作用,

当我们以设计专业的角度

来看待和审视即将到来的狂欢,

我们是否会看到数字背后的人和事,

又是否会更加冷静地去认识呢?

 

物品价格降低的最直接原因是制作成本的降低,科技进步在其中发挥了极为重要的作用。技术带来了产品的批量生产和设计更新的加速,却也成为了很多人眼中设计问题产生的根源。这一观点早在工业革命的巨大变革之后,机器刚刚出现之时,便有无数关注设计、忧心社会的人这样认为。其中不乏像约翰·拉斯金这样的批评家。

 

约翰·拉斯金画像

约翰·拉斯金,英国作家、艺术家、艺术评论家,还是哲学家、教师和业余的地质学家。他是维多利亚时代伟大的艺术家,被人称为“美的使者”,一生为“美”而战斗。作为工业设计思想的奠基者,其思想集中在《建筑的七盏明灯》、《威尼斯之石》等著作中。他认为艺术不能脱离生活,密切关注社会实际问题;他批评社会的不平等现象,要求普及教育。同时,他对机械化大工业生产感到不安,理论带有强烈的道德主义色彩,关注工业产品的艺术质量,热衷复兴哥特风格。并且主张艺术要密切联系大众生活,倡导为人民的艺术设计。

这些当时社会的有识之士认为,机器的生产使得很多曾经手工制作的产品变得粗制滥造,使英国有着失去产业竞争力的风险。但是他们没有意识到,在机器尚未普及的手工制造工场,类似的问题同样也会出现。

所以究其根源,所谓机器问题的本源,实际上还是——

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

这种生产方式以提升和稳定销量、降低成本、获取利益最大化为最终目的。在这一要求下,被压榨的产品制造者只能偷工减料以满足自身的基本生活。

而尽管过去了几个世纪,类似的状况依然会出现在文明进步的现代社会。资本控制下的生产方必然要借助科技手段加速产品的更新换代,以保证设计出的产品消费需求稳定增长。逐利的目的使产品设计频繁制造新功能、新花样吸引消费,却忽视了设计最本质的目的——帮助消费者解决实际问题,形成了设计伦理与资本间的矛盾。同时,诸如质量问题、过度消费、环境危机、人际关系紧张等问题也由此显现。

如果你说我在危言耸听,那也许这样的人不只有我一个。

其中一个人,却在几十年前就写下了一本在当时不甚讨喜、而在今天看来却依然振聋发聩的著作。

他叫维克多·帕帕奈克,是美国战后最重要的设计师、设计理论家、设计教育家之一。

他所写下的《为真实的世界设计》,已被翻译为20多种语言,其思想成为后世认识设计与生活关系的宝贵财富。

维克多·帕帕奈克的《为真实的世界设计》

 

1

远方的哭声

 

20世纪后期正是美国战后经济繁荣发展、波普运动的喧嚣浪潮方兴未艾之时,而产品的生产与消费、设计与使用却出现了令人担忧的问题:设计成为了金钱的附庸,也成为了消费社会奴役众人的工具。很多产品非但没有提升人们的生活质量,反而成为了使用者精神世界乃至生命安全的威胁。

 

波普拼贴画《到底是什么使得今天的家庭如此不同,如此迷人?》,侧面展现了当时社会的家居风尚,一种短期的、量产的、廉价的生活方式。

建筑过度追求外观华丽而不顾实际结构的不合理,最终导致坍塌;升级版的带有钢化玻璃面板的燃气灶,正如广告中所宣传的易于清洁、造型美观的优势,实际上这种面板时常发生爆炸事故……这是当时美国发生的真实事件。

除此之外,物质的爆炸式输出,也在消耗着生产线上的工人。彩妆闪闪发光的亮片点缀着我们的面容,价格却十分亲民,我们明白这超高的性价比,却不知道它们可能由第三世界国家的童工辛苦开采所得。充满复古风的牛仔裤便宜得如同白菜价,我们对如此合适的商品垂涎不已,却几乎从未听说,这是工厂工人以呼吸道感染的风险换取的。

甚至很多人已经将贪婪的手伸向其他物种。

来自印尼的灵猫,因其吃掉咖啡后的排泄物可散发异香而颇受欢迎。于是企图牟利的生产者便开始不顾一切地圈养灵猫,给这种动物大量喂食咖啡,直至其营养不良而亡。


被关在笼中生产咖啡的灵猫

在享受无休止消费带来的欢愉时,喧嚣与满足总会掩盖住,远方那些似有似无、若隐若现的哭声,因为这些短暂的快乐太近了,近到唾手可得。而迷失方向的产品设计,无疑为这个过程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如果设计沦落到只能被利益的指挥棒驱使之时,其他的一切似乎显得不那么重要。

但光明之下总有阴影存在。消费之上产生的恶果和代价,也总会有人承担。只不过,那些代价的承担者,也许从来不是制造麻烦的得利者罢了。

 

 

2

恶化的环境

 

个人欲望可能是无限的,庞大的物欲必然导致对物品的丢弃和更换,扔掉物品后腾出的空间依然需要新的消费来填补。如今常见的囤物、购物狂等现象,也恰恰成为了过度消费的体现。

连同物品一起被扔掉的,还有节俭、惜物的传统。当大多数人形成用后即弃的生活方式,相应地,我们赖以生存的自然环境就会承受包括资源浪费、污染在内的更大压力。

美国科普作家蕾切尔·卡逊早已在其著作《寂静的春天》当中预警了人类即将面临的环境恶化。酸雨、农药、有害的装修材料等危害生命安全的现象,都是滥用科技、过度设计而无限追求最大化利益带来的后果。

人类产生的大量垃圾漂在海上、沉入海底,严重威胁生物生存。

 

上文提到的牛仔裤,生产过程在2012年的德国纪录片《牛仔裤的代价》中被完整地记录。广东新塘镇,作为曾经的全球牛仔裤出口产地,在资本压榨的现实下所付出的代价。除了工人的艰辛生活,当地的环境由于大量化学制剂的使用,以及避免高成本的污水处理而逐渐恶化。而这一切,都是生产方为应对资本方的压价而不得不做出的妥协。

而由于欣赏复古、做旧的工艺,生产者只能通过廉价且危害更大的化学染料模拟这种风格。设计引领的复古时尚潮流,也在不知不觉中增加了牛仔裤制造业对人与环境的危害。

尽管新塘镇如今正经历着环境治理、产业升级,但曾经在中国大量出现的垃圾场和遍地污水却随着资本流动转移向更加贫困的地方。环境恶化早已成了全球性的危机。

纪录片中,无奈的新塘工人

但环境危机带来的震撼似乎不足以让人们停止对资本的追逐,也无法使人们停止对消费的渴望。因为,我们早已卷入一种消费主义的漩涡中难以自拔。

 

 

3

消费的漩涡

 

法国学者让·鲍德里亚在其所著的《消费社会》当中,围绕消费这个中心对包括美国在内的西方社会进行了详尽而深刻的剖析,向人们揭示了大型技术统治集团是如何引起不可遏制的消费欲望,并在此基础上对阶级社会里的各个阶层重新进行了划分。


让·鲍德里亚的《消费社会》

看似高深莫测的理论如今看来,却离我们的生活那么近。

根据我国互联网信息中心(CNNIC)发布的报告,手机用户的手机更换周期越来越短,有超过一半的消费者会每隔一年或者半年更换一次手机,这显然超过了手机预设的使用年限,手机更新速度远远大于消费者习惯新手机的速度。

苹果手机新款预售信息

生产者连同产品设计师必须及时推出新产品,制造新的消费欲求,才能够使自身的市场份额不至于大量缩减甚至被淘汰。

于是产品被赋予了大量令人信服的符号和意蕴,这其中,设计与资本一道,共同建构了促使大众买买买的消费世界。

下单带来的快感如此短暂却又如此令人欲罢不能,无论是产品眼花缭乱的外观设计,还是使用跟不上更新的置换速度,抑或花样迭出的促销活动,我们常常疑惑和惊异于生产方对消费者心理的精准把握,并不自觉且不加思考地深陷其中。

维克多·帕帕奈克在书中透彻地将消费过度、用后即弃的现象比喻为“面巾纸文化”:“久而久之,任何东西都会被我们看作陈旧过时的。扔掉了家具、交通工具、衣服和其他日常生活用品之后,我们会觉得婚姻(以及其他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也是可以扔掉的,而且在全球范围内,国家——甚至整个次大陆都可以像面巾纸一样被扔掉”。

或许作为普通的消费者,我们根本做不到对远方的贫困和恶化的环境感同身受。因为那些被掩盖的声音——离我们太过遥远,也太过痛苦,以至于太难被听到。

也许这样的状况持续下去,这些终将在一层层设计品的层叠和消费的热浪中被掩盖,被抛弃。然而我们所抛弃的、所视而不见这些又真的会彻彻底底消失殆尽吗?

日本作家星新一的小说《喂——出来!》中描绘的奇幻的大洞,预示了人类对地球伤害的因果报应。身处消费主义世界的大量消费者,又是否会成为下一波被抛弃的对象?短暂快乐之后空荡荡的钱包,刷爆的信用卡,甚至还不完的贷款,又为生活带来了多少压力和风险?

花呗警告!

 

 

4

最后的话

 

这篇文章的目的并不是彻头彻尾否认“双十一”的存在,或是号召所有人抵制。追求物美价廉乃人之常情,但我们更想要寻找理解这种现象的新路径,探究引人注目的华丽与光线背后,那些最容易被忽视的阴影。

设计在产品更新迭代的过程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颇具讽刺性意味的是,美国建筑师R·巴克敏斯特·富勒曾说过:

“如果你想成为一个设计师,

你必须下定决心,

要么做有意义的事,

要么就去挣钱。”

 

对于设计师乃至各种行业的从业者而言,赚取金钱与谋求福祉的愿望在资本控制下成了相背离的事。

这种现象是一个健康的、现代化的社会不应当出现的,大多数人在全球化带来的社会变革中渴望着自己的最优结果和最大利益,却忽略了过程的对错和背后的风险。我们从未想过完全抵制低廉的产品价格、积极的促销和合适的消费。但病态的、短期利益驱动的设计、生产和消费带来的世界性危害有目共睹,更是与设计伦理提倡的责任相违背。

归根结底,“目标为手段所遮蔽,是所有较高文明的一个主要特征和主要问题”,设计是造福未来的手段,却成为了为产品增值的虚幻目标。必须清楚地认识到,想要设计对人类未来命运形成普遍的积极意义,必须在涉及伦理与资本影响间寻求平衡。

而当思考了这些之后,也许这个“双十一”对我们来说,也许会变得更加有意思。

 /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

 

 

本文来源:艺术同盟 | Art Bund

扫码关注更多动态

 

0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