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达手机版_抗击新冠肺炎戴口罩、多洗手,真的有用么?

戴口罩、勤洗手,一步都不能少!

ID:yiwai11

原创:意外艺术

今年的春节有点不一般。
除了在家闲到长蘑菇外,几乎每个人都把抗击疫情的要诀牢记在心:
戴口罩、勤洗手、注重隔离、不要聚集……
大家都在期盼这场瘟疫早些过去,所以遵照“指示”,积极响应,也可能有些人心里犯嘀咕:坚持这么做真的有用么?
其实,人类与“疫”的战争,已经打了许多场,或许过程惨烈,人类仍一次次战胜瘟疫,取得了胜利,靠的就是这些朴素的措施。

 

01 古人的「战疫日记」

瘟疫传播能力强,会造成大面积病亡,一旦扩散开来就很难抑制,是人类文明的头号杀手。
从让这一代人印象深刻的03年的SARS、今年的新型冠状病毒,就可见瘟疫对人类留下的创伤之深。
正因如此,古人对这个“大麻烦”的记载,也显得格外的多和沉重。
在殷墟出土的甲骨文之中,就出现过“虫、蛊、疟疾、疾年”的记载。

甲骨文中的“虫”,图片来源UP主京塾堂

曹植《说疫气》描述当时疫病流行的惨状:“建安二十二年,疠气流行,家家有僵尸之痛,室室有号泣之哀。或阖门而殪,或覆族而丧。”
瘟疫面前人人平等,才华高也不是万能护身符。
大诗人杜甫曾患过疟疾,也就是由疟原虫引发的一种传染病,俗称打摆子。

他就曾写过诗,记录自己疟疾发作的情形,例如:
“三年犹疟疾,一鬼不销亡。隔日搜脂髓,增寒抱雪霜。”
——《寄彭州高三十五使君適、虢州岑二十七长史参三十韵》
疫情一次比一次凶猛,老祖宗们打赢与瘟疫的战争,靠的不是啥灵丹妙药,而是跟现代所差无几的朴素方法。
那些方法经典又有效,贯穿了人类的防疫史,挽救了许多条鲜活的生命。

 

02 瘟疫面前,谁是希望

 

 注意卫生

新型冠状病毒,主要通过飞沫传播,所以戴口罩、勤洗手、注意个人卫生、不要随地吐痰,打喷嚏时遮住口鼻,就成了切断病毒传染源,控制疫情的重中之重。
注意卫生这个朴素而经典的措施,咱们老祖宗早就开始实施了。
先秦时期,盥洗时舀水用的器具匜(yí),甚至是非常重要的礼器。
故宫博物院就藏有一件西周时期的叔上匜,是郑国的大内史叔上为其女叔妘做的陪嫁品,除了重要的祈福寓意,想必还包含了老父亲叮嘱女儿好好洗手的意思。

图片来源故宫博物院

《礼记·内则》规定:“在父母舅姑之所……不敢唾洟。”早早在几千年前,不随地吐痰就已经成为好的习惯,甚至是一种礼节性的行为。
就像现在,如果你大声咳嗽,随地吐痰,还不戴口罩,甚至会被家人们大义灭亲,亲手举报。
《礼记·内则》中记载:“凡内外,鸡初鸣……洒扫室堂及庭。”可见,古人早上起床后,要先把室内外打扫一遍,保证室内的清洁卫生。
讽刺晋昭公的《诗经·唐风·山有枢》中,出现过“子有廷内,弗洒弗扫”的诗句,说明庭院和房屋如果不好好打扫,是会被人鄙视的。

诗经《国风·豳风·七月》中有诗句“穹窒熏鼠,塞向墐户”,是在告诉大家,如果有鼠洞,就要赶紧把它塞住,如果有老鼠藏匿其中,就要用火把它熏出来,门缝上下,也要仔细封好。
老鼠和染病者的体液等一样,都是能携带病菌的传染源。
注重卫生,切断瘟疫的传播链条,这点古今的防疫手段明显是互通的。

 

拒绝传染,从隔离开始

疫情严重,所以政府呼吁大家不要出门,尽量减少聚集,这样如果真的有了感染者,能够尽量减少感染的机会。
一些小区实行封闭式管理,出入都要量体温并登记,为的就是针对瘟疫的传染性,尽量控制感染人数。
在这个特殊时期,偷偷“聚堆儿”的,都相当于“罪人”。

在古代,为了控制瘟疫,也常常会采取隔离病人的措施。
《汉书》中记载:“民疾疫者,舍空邸第,为置医药”,可见汉代就已经有设立隔离区域,控制疫情的措施。
《晋书》中也写到:“永和末,多疾疫。旧制,朝臣家有时疾,染易三人以上者,身虽无病,百日不得入宫。”
说明这时候对瘟疫的隔离要求更加严厉,只要密切接触过病人,哪怕没有发病,就不准入宫。

这恰恰说明了最近特别注意“从武汉返乡,或是接触过疑似或确诊的新型肺炎患者”的必要性。
南北朝时期,太子长懋等人曾设立了专门的病人隔离机构——六疾馆,用来隔离患上瘟疫的人,以控制疫情。
这大概就是古代版的雷神山、火神山医院。

 

辈出的名医

未被感染的人注意防护,已被感染者一定隔离,除此之外,抗击瘟疫的重担,就落在了一线医护工作者身上。
这次我们与疫情的战争,有84岁逆行向武汉的钟南山,还有无数奋不顾身与死神抢人的医护人员。

历史上每当疫情爆发时,总有医者挺身而出,站在抗疫第一线庇护万民。
医圣张仲景在《伤寒杂病论》的序言中写过,因为疫病,自己失去了将近一半的宗族亲人。
于是“感往昔之沦丧,伤横夭之莫救,乃勤求古训,博采众方”,积极行医,救治民众,写出《伤寒杂病论》,为日后的疫病治疗打下基础。

图片来源网络

晋朝葛洪《肘后备急方》对瘟疫也有论述,还单独开立“治瘴气疫疠温毒诸方”一章,记载了辟瘟疫药干散、老君神明白散、度瘴散、辟温病散等治疗、预防瘟疫的方剂。
唐代名医孙思邈在《千金要方》中,总结了许多治疗传染病的方剂,还提出用熏药法进行空气消毒、向井中投入药物给水消毒等消毒法。

孙思邈画像,图片来源网络

这些医生惠及后世的经验,都是从一次次与瘟疫对抗,一次次行走在危险之中得到的。
从古至今,他们都值得我们最高的敬意。

图片来源网络

过去几千年里,瘟疫一次次席卷而来,对人类造成一次次伤害,却又一次次像潮水一般被击退。
这次新型冠状病毒来势汹汹,但只要我们坚持住,就一定能迎来曙光。
无需怀疑一直宣传的措施的有效性,除了坚持抗疫措施,现在更应该让人的温情与关怀绽放光芒。

就像加缪在《鼠疫》中写到的:
“即使世界荒芜如瘟疫笼罩下的小城奥兰,但只要有一丝温情尚在,绝望就不至于吞噬人心。”
*本文参考来源
[1].《防疫极简史》博物馆丨看展览
[2].《中国古代防疫资鉴》 梁峻 中国中医药现代远程教育
[3].《中国古代消毒与防疫办法简述 》 高明明 安徽中医学院学报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如果对内容版权问题有所疑问,请随时与我们联系,如遇侵权问题可联系我们做删除处理。

 

0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