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核!火神雷神知识强势科普!_恒达注册登录平台

火神山雷神山医院已建成,但火神雷神你了解多少?

火神山医院建设航拍记录

今天,武汉雷神山医院也已经交付,1600张病床正式投入使用。

雷神山医院建设全记录 

火神山与雷神山医院的建立,就仿佛在不断攀升的数字所带来的的黑暗与压抑的倾轧之中,点亮了一只火把,照亮通往希望的路。

网友们也没有闲着,先是全民认真“监工”,这两天,又积极的在为两个医院设计logo,各路大神“倾巢出动”,也出现了许多别出心裁的佳作。比如这样的↓

还有这样的↓

为什么火神山和雷神山医院会如此命名呢?

“火克病毒,雷克SARS”?

其实两个名字背后有着深远的文化含义。

 

翻翻文献,突然发现,其实“两位大神”与瘟疫的禳除还是纠葛已久、颇有渊源的啊!

历史上火神、雷神与瘟疫”斗争“的那些事儿……

 

01

火神是谁?为何威慑瘟疫?

在荆楚文化中,火神是很重要的存在。

武梁祠西壁画像·祝融

到底火神是谁呢?

其实,说起来大家也熟悉,就是传说中的三皇之一,又是四季神之一的“祝融”。

而且,“祝融”,是上古传说中楚人的祖先!可以说是和湖北渊源最为深厚的”火神“了!

考古发掘出来的竹简木牍帛书等等里面,有许多记录着楚人祖先名字的竹书,而“祝融”便位列其中。

 

先秦史书《国语》中也有这样一段话,讲的便是楚人为重、黎的后人。

那么黎是谁呢?

这里的”黎“就是高辛氏的火正,“祝融”可以说是他的”官名“。《礼记·月令》中也曾提到:“孟夏之月……其神祝融。”东汉的经学家郑玄在注中这样解释:“祝融,颛顼氏之子,曰黎,为火官。”

好了,那么伟大的祝融长什么样呢?

是不是应该三头六臂,或是帅到爆?

寻踪觅迹,《山海经》中的描述可备一说——“兽身人面,乘两龙。”晋代郭璞也描绘祝融的日常是”云驾龙骖“。当然,光凭文字还不够生动,我们可以看看各代画像一览这位”火神“的英姿。

战国楚帛书中的”祝融“略微有些呆萌,像一只乖巧可爱的猕猴!

emmmmmm……很灵魂画手呢……

明代蒋应镐“插图版”的《山海经》中的“祝融”,故事感扑面而来。

而清代汪绂的这幅《火神祝融画像》就颇有”原始风“,可以说是相当认真的在复原”乘两龙“这一特征了!


怎么说,好像和设想中的有些偏差的样子?总之,还是萌萌哒有没有。

那么,火神与瘟疫有什么关系?

其实先秦时期,楚地的神灵信仰实在太丰富了,所以几乎每个神灵多多少少都被人们认为具有“解病”的功能。

祝融自然也不例外,比较特殊的是,他既是火神,又代表了人们的祖先。

人们期待明火能够驱除疫病,祖先能够护佑后人安康,这样的双重保障之下,火神成为了驱除恶疾的象征,给当时的人一种来自朴素信仰的安全感。

《淮南鸿烈解》中便讲“祝融”之令可“……惠贤良,救饥渴,举力农,振贫穷,惠孤寡,忧罢疾……”

古人理解火神对瘟疫的威慑,类似于我们现代人理解的高温消毒。

所以,除了楚文化中的火神祝融,中华文化中还有其他火神,也成为对瘟疫震慑的权威。

比如,战国中晚期开始形成的礼书《周礼》的夏官中的司爟——“掌行火之政令,四时变国火,以救时疾。”

所谓“变国火”指的就是变更取火的木材,而目的是为了防救时气造成的疾病,在古人眼中,这类“病状相似”、“……须回避,将息饭食之间,不得传吃,但一人受病,全家不安,有此相染。”的病,皆是四时不正之气所导致的,而生火可以改善。于是,后世文本中“司爟”也成为了火神的一员。

再比如,清代《事物异名录》提到“游光”的厉鬼,但凡知道它的名字的人,就不会感染到瘟疫。(看到这里,小印缓缓的打出一个问号?)

 

火神祭祀对瘟疫的压制意象也体现在民俗活动之中。

在许多地方的传统中,正月十六日,便是走百病、祀火神的日子。而有些地区“春秋报赛”祭祀中,常常以戏剧的方式祭祀火神,“或禳病还愿以祭,或天旱祷雨以祭。”

这样看来,自古以来在民众的幻想世界中,“火神”与瘟疫斗智斗勇的形象恐怕十分深入人心了。

所以,火神山,便成为人们震慑瘟疫的文化期待了。

 

02

雷神如何“吓”跑瘟疫?

同样,似乎在古人的概念中,巨大的“响声”对瘟疫的驱逐总有特效。

像刚刚我们提到的正月十六祭祀火神的仪式,其中环节便是烧灯笼,焚香表,向空中撒盐,听爆响声。

再比如从前为了除祟燃放的爆竹,也是为了把污秽、祸祟都“吓”走。

而作为以自然界中常伴着轰鸣出现的“雷”命名的神祇,“雷神”天然的具有威慑鬼神疾病的功能。

汉画像·《雷神图》

那么,雷神又是谁呢?

在楚文化中,“雷神”还是有些特殊的,不但人物不确定、身份也常常在打游击。

关于雷神,有下面有几种说法(因为上古文化自带眩晕bgm,所以如果看明白以下的解释,给你的智商点个赞)

1、祝融也司雷职,是故虽为“火神”亦可作“雷神”。雷神就是祝融。

2、“雷神”是一位叫做“丰隆”的

在楚辞《九歌》之中,《云中君》一篇便是楚人专门祭祀雷神的乐舞。它仅次于祭祀主神的《东皇太一》篇后,可见雷神在先秦时期楚人信仰体系中,一定是非常重要了!

然而,此“雷神”非彼雷神。楚辞中的这位“雷神”是一位叫做“丰隆”(又叫“屏翳”)的神祇,他既是雷神也是云师。《离骚》中便有:“鸾皇为余先戒兮,雷师告余以未具。”《远游》中也写道:“左雨师使径侍兮,右雷公以为卫。 ”

南阳汉画·《雷公虎车图》

其实云神与雷神不分家,真的是诸多神话母题中很普遍现象!像是另一位神话人物嫘祖,在《山海经》中写作“雷祖”,出于“朝云之国”,出行时腾云驾雾,便与“六云”之师的形象缠绕在一起。

除了可以“吓”走瘟疫之外,在古人心中,降雨润物的“雷神”还可以带来生机。在宋代民间,甚至一度将雷神与天同列祭祀,“一或不祭,而家偶有疾病、官事,则邻里亲戚众尤之,以为天神实为之灾。”

小印感觉,与前面明火确实有升温驱疫的作用相比,“雷神”一出现,就颇具戏剧性啦,仿佛轰隆隆可道一声“疾病退散”!

(看懂了么?看懂的话请在留言区复述下

那么,雷神又是什么样子呢?

和火神一样,《山海经》中对“雷神”的形象也有一番描摹。所谓“雷泽中有雷神,龙身而人头,鼓其腹则雷。”

东汉王充《论衡》中则将雷神形容为一位“左手引连鼓,右手推椎,若击之状。”的力士。由此,无数创作开始衍生之路!

比如下面这个徐州汉画像石藻井上的雷神形象,就十分符合王充的假想。

而汉画像中的众多雷神出行图,则声势浩大、气势磅礴。

比如徐州红楼祠堂这幅图,画面左侧有一女性形象,发梳双髻,张口吐气,双手按腹,梳着双髻,穿着短裙,应为风姨。她的身后有一架云车,三奔虎驾车,车上及车后各置一建鼓,鼓旁各有一只乌龟。

这便到了画面中央,云车的车轮是两只神龟驮着,一人交腿盘坐车舆中,执桴击双鼓,这便是雷神。

汉画像·《雷公出行图》

嘉祥武氏祠的这幅则更为繁复。其中雷神的形象在第三组(上起第二层)的画面左侧,人形,头戴高冠,着宽袖襦袍,乘坐云车,执桴击鼓。在车身两侧各置一建鼓,鼓上有幡。

云车前驾车的,也变成了由三人用绳索拉拽的形象。

汉画像·《雷神出行图》

 

03

怎么送“瘟神”?

虽然前面讲了火神、雷神对抗瘟疫的二三事,除了他们之外,还有一种直接以瘟疫命名的神,那就是“瘟神”。

那么瘟神又是谁呢?

因为一直以来,瘟疫都是突然出现,人们抵抗几个月,然后突然消失,让人十分摸不着头脑,而古人自然不清楚我们所熟知的病毒、细菌的微观世界。于是便认为是鬼神做怪,带来疾病。

所以说,“瘟神”,原本是指就是那些带来瘟疫、祸患人间的恶鬼,是实实在在的“恶神”!

魏晋以前,如果提到瘟神,大概会被告知是颛顼帝的三个儿子之一的瘟鬼。

隋唐时期,受道家文化的昌盛的影响,形成了五瘟神的体系,也就是传说中的春瘟张元伯、夏瘟刘元达、秋瘟赵公明、冬瘟钟仁贵、总管中瘟史文业。

而五位“恶神”在经过道教的故事化以后,也变成了护佑人间的“福神”,成功的进化成为“五福大帝”。这样一来,瘟神带来瘟疫就带有了道德上的奖惩意味。

于是,在古代,民间既会祭祀瘟神以求其福佑,又会送瘟神、烧瘟神以求其远离。

不过,当瘟疫来的时候,求神并不是官方的治病渠道。

诚如费孝通先生所言,其实中国古代对鬼神也是很实际的,供奉他们为的是风调雨顺,为的是免灾逃祸。我们的祭祀有点像请客,我们的祈祷是许愿。而鬼神在我们这里是权利,不是理想。

说到底,求神只是我国古代民间信仰的一个部分,“让人们在数不尽的自然灾害与兵燹祸乱中,始终怀有一线生的希望”,是除病禳疾的“安慰剂”。

要知道在古代,国家层面瘟疫的流行与防治、防疫机制的建立都是当时“卫生”工作的重点!

宋·苏颂《图经本草》

古人治理瘟疫也有一套法子:

宋代朝廷就十分重视瘟疫的防治,不但将“疫灾”提升为“四大自然灾害”之首,还在医学机构、医学方书的编撰、医学人员的培养、疫病理论的解释、治疗方式与药物的研发等等方面朝廷都做以支持。

而政府主导,民间为辅助的疫病防治体系也建立了起来,这与前代主要依靠民间力量救治的旧闻大不相同!

清·天津敕建大王庙(卫生总局)

而清中晚期以后,受近代“卫生”观念的影响,卫生事务从医药管理、人才培养、慈善事业逐渐转向防疫清洁等公共卫生事业,国家的卫生机构也开始转型,从避疫、治疗到防疫,越来越积极和主动出击!

比起前现代,如今的我们拥有着优秀的医疗水平和设备,更为完善的公共卫生机制,还有“基建狂魔”的美誉与实力,而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大多数人,热爱生命、信念坚定,古今如一。

而雷神也好、火神也好,其实都是带有美好寄寓的符号,与医院一同赋予人们力量与新生。

 

主要参考文献:

1.余新忠著:《清代卫生防疫机制及其近代演变》,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16年4月

2.韩毅著:《宋代瘟疫的流行与防治》,商务印书馆,2015年4月

3.杨华 等著:《楚国礼仪制度研究》,湖北教育出版社,2012年9月

4.林富士著:《中国中古时期的宗教与医疗》,联经出版事业股份有限公司,2008年6月

5.丁山著:《中国古代宗教与神话考》,上海书店出版社,2011年1月

6.徐文武著:《楚国宗教概论》,武汉出版社,2002年12月

7.刘宗迪著:《失落的天书》,商务印书馆,2016年5月

8.徐志啸著:《楚辞综论》,上海古籍出版社,2015年6月

9.苏雪林著:《屈赋论丛》,武汉大学出版社,2007年12月

10.郭成磊:《楚国神灵信仰与祭祀若干问题考论》,西北大学,博士学位论文,2016年

11.十三经阮元刻本

12.爱如生中国基本古籍库、方志库

(图源网络)

 

 

看完这篇文章,你有什么感想

  • 雷神火神还是要科学做后盾
  • 很有意思的科普
  • 无感
  • 评论里见

 加载中 …

0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