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间“东大夜校”,培养了一批如今潮流时尚圈里最红的设计师_恒达四注册

编辑:卝生

时尚圈近期最热闹的新闻之一,是 Kanye West 正式宣布 Yeezy 将与 Gap 携手推出「Yeezy Gap」计划,还签下了 10 年合约,更有机会在期限内续约。

据新闻报道,早前生意大受打击的 Gap 将在 Kanye 的指导下设计出“在可接受的价格范围内,高于水准的现代男、女和童装”,联名服装线将于 2021 年正式推出。

同时 Kanye 也会负责 Yeezy Gap 的实体店和网店的展现方式。

这不,没多久 Yeezy 与 Gap 的「Yeezy Gap」系列的门店,就在芝加哥的密歇根大道北 555 号现出了“雏形”。

一面是两者合作的全新 YZY 商标,另一面则印上了 Kanye 的手写字句。

这是继Nike、Adidas等运动巨头后,Kanye首次合作服饰类品牌。

不过时尚圈会感到意外吗?

倒也不。

因为 Kanye 长期以来都表现出了与 Gap 合作的强烈意愿,甚至还有十几岁时在 Gap 的一家芝加哥门店工作的经历,当时他还抱怨过 Gap 没让他成为经理;

其后又在 2015 年接受 Style.com 采访时说:“我想当 Gap 里的乔布斯”,在今年 3 月的采访中说,想让 Yeezy 成为下一个Apple,或下一个 Gap。

双方的合作新闻一出,很多网友除了好奇是不是人人穿得起 Yeezy 的时代要来临了,也认识了另一个年仅 25 岁的尼日利亚新锐设计师Mowalola Ogunlesi。

她是 Kanye 钦点的 Yeezy Gap 产品线的设计总监。

这个名字可能很多朋友会感到陌生,但 2018 年世界杯上,那件被炒断货的尼日利亚国家队的球衣就出自她手。

2020年伦敦春夏时装周期间,Naomi Campbell也在 Fashion For Relief 晚会上穿了她设计的白色吊带长裙。

这件长裙上有一个被子弹打中的鲜血图案,代表的是 Ogunlesi 心中想表达的观念:“黑人就算穿着和举止都很得体,也会被一次次的视为仇视与歧视目标”。

还有像 Drake 和海狸等名人都穿过 Ogunlesi 设计的衣服。

有意思的是,Ogunlesi原本是 Kanye 的粉丝,能从粉丝变成合作伙伴兼设计总监,离不开她自身的才华,同样也离不开 Kanye 一向犀利的识人眼光。

Kanye识人有多犀利?

最近新入驻 Givenchy 的Matthew M. Williams,还有 Louis Vuitton 的现任男装创意总监Virgil Abloh,全都“毕业”于他一手创立的「Donda’s House」,俗称“东大夜校”。

因此也有网友问,是不是上了 Kanye 的“东大夜校”,就能保送 LVMH 当奢侈大牌的设计总监了?

答案不好说,但我们还是先来了解一下“东大夜校”。

Donda的创办机缘,源于 2011 年 Kanye 为了纪念意外过世的母亲Donda West,于是和Rhymefest、Donnie Smith共同创立了「Donda’s House」。

Donda作为一个非营利组织,设立最初就包容了很多不同背景和才华的“小人物”。这些人唯一的共同点,就是都希望用自己的灵感获得当下年轻人的喜爱。

它没有官方网站,也没有透露过任何官方信息,但从音乐、唱片封面到服饰和展览,Donda涉猎了非常繁多的领域和项目。

Donda业务范围

虽然 2018 年时,Kanye突然宣布不再支持Donda,多次的政治言论也让 Donda深受负面影响,但 Donda 的这些成员却通过出色的单飞成绩证明了自己的才能。

接下来,我们就来逐一“击破”这些“毕业生”究竟有什么看家本领!

 

01

 

如果说东大夜校要颁发毕业生优秀奖项,2020年 6 月就是一个分水岭。

因为自从今年 6 月后,东大夜校的毕业生“第一名”,无疑是刚成为 Givenchy 女装和男装所有系列的创意总监的Matthew M. Williams。

更厉害的是,当 Matthew 在社交平台发布了上任 Givenchy 的消息后,时尚圈的各位大佬纷纷现身评论区,从 Naomi 到陈冠希,还有说唱歌手 A$AP Ferg 等等,好人缘坐实。

如果你以为在时尚圈如此如鱼得水的 Matthew M. Williams 一定有着非常强劲的背景或专业经历,那你就要大吃一惊了。

因为今年 34 岁来自加利福尼亚州的Matthew,不仅是非科班出身的“野路子”,甚至是在加州大学读了一年后就辍了学的“低学历”,他和你想象的那些风光无限的专业人士丝毫没有关联。

村上春树曾说:“人生没有无用的经历。”

辍学后,Matthew选择去洛杉矶帮一个朋友管理一个牛仔裤品牌的生产线,担任产品经理。

这是他的第一个与时尚相关的工作,也奠定了他日后对产品的高要求。

当时的他白天上班,晚上在夜店当DJ。DJ的工作也让他遇到了新的工作机会——去纽约当设计师。

搬到纽约后,为了更专业地学习设计,Matthew曾申请过 Parsons 设计学院,但无情被拒。

同时他又因为经常迟到而被公司开除,便专心做回了 DJ 本业。

没过多久,Kanye的造型师在夜店与 22 岁的 Matthew 结识,邀请他为 Kanye 设计 2008 年格莱美的表演服,也就诞生了当年那件话题爆表的 LED 夹克。

这件夹克让他成功地加入了Donda,并成为了艺术总监和 Kanye 的专属造型师。接着又为如Lady Gaga、A$AP Rocky等多位歌手工作。

在 2008 – 2010 年期间,他又成为了 Lady Gaga 幕后团队“Haus of Gaga”的创意总监,设计出了如 2009 年 MMVA 颁奖礼上火花飞溅的金属胸罩,还当过 Gaga 的男朋友。

在《Bad Romance》MV 中,Gaga穿过的这件金属羊腿袖连衣裙,还是Matthew 和 Alexander McQueen 一起设计的,也出现在了 McQueen 生前的最后一个系列——2010春夏系列中。

PS:McQueen也在 1996 -2001 年期间也担任过 Givenchy 的创意总监。

Givenchy 1997 年春季高级定制系列 BY Alexander McQueen

随着造型工作的增加,Matthew发现并不是所有艺人都能像 Kanye 和 Gaga 一样与他产生共鸣。

于是他告别了艺人的造型工作,自荐去伦敦的SHOWstudio,做了一段时间 Nick Knight 的摄影助理。

左一为Nick Knight,中间即Matthew M. Williams,右侧是如今执掌 DIOR 男装的Kim Jones

直到现在 Matthew 与 Nick Knight 都维持着亦师亦友的真挚关系。

Nick不仅在其成名后为其制作时尚电影,还联合他与知名杂志《032c》一起制定合作企划和同名展览。

这段时间的沉淀与学习,让 Matthew 成为了音乐、造型、平面艺术、时装设计和摄影等多方面的全才,也是当之无愧的斜杠青年。

2015年,他在 Slam Jam 创始人 Luca Benini 的协助下,正式以自己女儿的名字创立了机能品牌ALYX。

ALYX最开始是凭借蕴含暗黑元素的女装设计而赢得了大量关注,之后倡导的「无性别主义」更是赢得了不小的话题度。

2017年 8 月,品牌发布了首个男装系列。

2018年 5 月,品牌正式更名为1017 ALYX 9SM。

1017代表着 Matthew 自己的生日,9SM是代表着品牌成立的所在地,纽约St.Mark’s Place。

关于“改名换姓”,Matthew自己解释说:“时尚并不只是制作衣服这么简单,它也是一种艺术,是一种欣赏和接触世界的方式。”

《Dazed》曾用三个词定义ALYX:运动风、流线型和难得的酷。因为 ALYX 虽然是个设计师品牌,但同时结合了街头风、工业风和奢侈的设计。

不过真正让 Matthew 迎来巅峰的,还是他创作出的那一个又一个爆款。

爆款一自然是 ALYX 标志性的安全搭扣,或者说Rollercoaster Belt(过山车腰带)。

正如 Matthew 的设计灵感大多源自于生活,他的安全搭扣或过山车腰带,灵感也来自于他带女儿在六旗公园玩过山车时所系的安全带。

这个设计不仅掀起了一波「城市机能」热潮,在时尚潮流圈刷足了存在感,也让他得到了 Kim Jones 的青睐。

在 Kim 操刀 Dior 的首个男装系列中,他就邀请了 Matthew 负责配饰设计,创造了 Dior 经典的“CD 扣”。

爆款二,是刚回归的 Blackpink 早在去年就背过的 Chest Rig(胸挂包)。

哦,过山车腰带 Lisa 当时也有展现。

还有像 A$AP Rocky 和 Kanye 都十分青睐这款胸挂包。

除了为自己的品牌制造爆款,他与各个品牌的联名也是一经发售便一票难求,连二手市场的价格都会水涨船高。

所以当 Matthew 以本人名字和 Nike 合作推出了首个“MMW系列”时,陈冠希为了更好地驾驭该系列还偷偷健身了一个月,真爱无疑。

Matthew和 Nike 第二波合作时推出的这两款“变形金刚”解构式运动鞋款,更被誉为去年的“年度鞋王”。

随着一个又一个爆款的诞生,Matthew也开始被网友誉为“爆款设计师”。

今年年初时,又成为了 Moncler Genius 合作项目中的新鲜血液。

最后补充一个 Matthew 和 LVMH 之间,不得不提的渊源。

其实早在 2016 年时,Matthew就被 LVMH 开设的青年时尚设计师大赛 LVMH Prize 提名过,并获得了第二名的好成绩。

参赛中 Matthew 推出的 Chest Rig(胸挂包),还有 Rollercoaster Belt(安全带腰带)都是 ALYX 的标志单品。

Matthew说:“对我来说,我只是想做能穿得久的服饰,其也是我用来表达的媒介,所以我完全不想做出一堆没用的垃圾。”

很期待日后的1017 ALYX 9SM,更期待 Matthew 执掌下的Givenchy。

 

02

 

即便 Mattew 如今风头正旺,但他仍然是 LVMH 第二位街头、非专科出身的设计师,因为第一位,是 Louis Vuitton 如今的男装创意总监Virgil Abloh。

他和 Kanye 的关系更是时尚圈众所皆知的事。

毕竟他俩在 Virgil 的第一场 Louis Vuitton 大秀——2019春夏系列的秀场上抱头痛哭,旁边还有鼓掌的村上隆的名场面,也是时尚圈的一大经典了。

Virgil来自美国伊利诺伊州的一个加纳移民家庭,他和 Matthew 一样都没有接受过正式系统的服装设计教育。

不过他大学念的是土木工程,研究生主修建筑学,也能算是艺术的门内汉。

此外,他和 Matthew 还有一个共同点,就是酷爱打碟。

Virgil从高中就开始打碟,甚至以“Flat White”为名,从芝加哥一路打碟打到了美国最火的 Coachella 科切拉音乐节。

也有人打趣说,这段打碟的经历,也成为了他日后演绎时尚的一种手段:从经典中采样,然后跨界创作出新的成果。

关于 Virgil 和 Kanye 如何认识的说法,坊间流传着非常多的说法。

有人说是 Kanye 自己在夜店发现了他,并让 Virgil 在毕业后去见了 Kanye 当时的经纪人John Monopoly,也就此顺利加入了Donda。

有人说是因为当时 Virgil 在芝加哥当地的一家丝网印刷厂 Custom King 工作,Don C正好去那里寻找设计师,他觉得和 Virgil 很有缘,便牵线让 Virgil 认识了Kanye。

但可以肯定的是,刚认识 Kanye 时,Virgil只是一个系着 20 元皮带的“贫民窟男孩”。

Kanye十分欣赏他,带着他去看各种时装秀,还和他一起在 Fendi 做过月薪 500 美元的“打工仔”。

托 Kanye 的福,Virgil一步一步积累着自己的人脉。

2009年,他和 Don C 合伙在芝加哥开设了一家名为“RSVP Gallery”的半地下式潮流买手店。

2011年,Virgil和当时 Givenchy 的设计总监 Riccardo Tisci 联手打造的《Watch The Throne》专辑封面,还获得了格莱美最佳专辑包装奖提名。

2012年,Kanye成立了Donda,并任命 Virgil 为创意总监。

积累了足够丰富的人脉和时尚底蕴厚,Virgil在同年创立了自己的首个实验性质街牌Pyrex Vision。

核心图案「Pyrex 23」中 Pyrex 是玻璃裂纹的意思,23是 Michael Jordan 球衣上的数字。

Pyrex打造单品的方式非常简单粗暴,就是从网上低价买进 Ralph Laurent 或 Champion 的基本款,再印上 Pyrex 的Logo,最后以 500 美元的高价卖出。

即便如此,Pyrex仍然像病毒一般在短时间内席卷全球。

因为觉得 Pyrex 的风格塑造还是过于限制,2013年,融合了时装和街头风格的 Off-White 应运而生。

虽然很多人觉得 Off-White 过于千篇一律,不过谁也没办法否认,那些 Helvetica 字体、60年代的交叉箭头符号、引号、斜杠减速带,都成为了病毒般,让人一看到就会想到 Off-White 的标志元素。

Off-White成立一年后,Virgil就被提名了LVMH Prize,不仅进入了总决赛,还是名单内唯一一位美国设计师。

包括在 LV 的执掌期间,他也一直被质疑作品中抄袭元素过多,“3%改变原则”也是颇受争议。

但谁也没办法否认,他为 LV 交出来的销售成绩单,就是十分美观。

Virgil身上还有一个非常厉害且高明的“手段”,就是他非常善于利用自己的社交天赋来为品牌及个人带来各方面的收益。

比如在 LV 走秀时,他会邀请像 A$AP Rochy、Kid Cudi 和 Lucien Clarke 这样具有强烈社交属性的领袖人物参加。

同时,Virgil也是热衷联名的领军人物之一。

从Nike、Chrome Hearts 到IKEA、BYREDO等,他联名的品牌跨度大到几乎遍及了所有类别。

他与 Nike 合作的“The Ten”系列,更是掀起了解构风潮。

美版《GQ》的编辑 Noah Johnson 曾把Matthew、Virgil和 Kim Jones 合称为“男装的未来”, 也很多人说高级时装和街头潮牌中间有一座叫做 Virgil Abloh 的桥梁。

不过 Virgil 身上最正能量的点,还是 Naomi 曾对《i-D》说的话:“除了自身所取得的成就,Virgil也解开了很多人的心结,亲身证明了黑人群体的可能性:如果你努力勤奋、决心坚定、做事专注、有上进心,就能成功。”

Virgil自己也说:“我只是一个来自伊利诺伊的普通孩子,你们也可以做到。”

 

03

 

第三位来说和Virgil、Matthew一起创立了潮流品牌 Been Trill 的Heron Preston。

PS:这个品牌一度被认为是 Off-White 的前身。

Been Trill最开始其实是一个音乐团体,没错,Heron Preston也是一个狂热的打碟爱好者。

当他们聚在一起举办派对,身穿的团体同款衣服却吸引了大量的关注后,他们便以此契机开始正式贩售衣服。

当时Rihanna、A$AP Rocky等都是他们忠实的拥趸者。

瞬间爆红的Been Trill,也引起了时尚圈的注意,连Nike、Supreme、Stussy等诸多大佬潮牌都纷纷找上门与其联名合作。

需求量的爆炸式增加却让 Been Trill 的营销逐渐失控,质量也明显下降,就连 A$AP Rocky 都公开指责。

Matthew也说:“社交媒体把一切都放大了,这已不再是我们当初创建的初衷和灵感。”

于是品牌在 2015 年出售给了美国加州的 PacSun 服饰集团。

虽然 Been Trill 的“生命”十分短暂,但却让三人都赚到了一笔不小的创业基金,并开始了各自的创业之路。

同时,Heron是三人中唯一的,和 Donda 中少有的科班出身。

他毕业于纽约时装名校帕森斯时装学院,毕业后曾经在 Nike 当过五年的设计师,甚至还担任过 NikeLab 的全球数字战略官,所以之后和老东家 Nike 的联名更是顺理成章。

包括在 Been Trill 营业期间,Heron还执行了一个名为“Found Factory Defect”的项目。

其中最经典的就是这件未经许可便印满了别人 Logo 的 Nascar 卫衣。

还有他作为 Donda 成员多次为 Kanye 设计的如“Pablo”等多个 Tour Merch(演唱会周边商品)系列,不仅火爆,还成功带起了 Tour Merch 风潮。

2015年他还客制了 Gucci X Nike X BAPE,至今也是一位知名的球鞋客制师。

2016年,Heron终于正式创立了同名品牌 Heron Preston。

厉害的是 Heron 只花费了不到 3 年的时间,就和Off-White、ALYX一起站在了高级时装和街头潮牌的交叉路口最显著的位置。

最开始让 Heron 在时尚圈崭露头角的作品,是他同年与 DSNY(即 The City of New York Department of Sanitation,俗称纽约环卫)联名推出的「Uniform」系列。

该系列 Lookbook 的拍摄也邀请到了现实生活中的 DSNY 环卫工人来做模特。

这个系列合作的缘由也很有意思,是 Heron 在度假游泳被海水中的塑胶袋缠住手臂,让他惊讶于环境污染的严重性,迫切的想要做点什么而产生的灵感。

虽然当时很多人觉得他是想借着 DSNY 的影响力来炒品牌名气,但 Heron 其实是想和 DSNY 一起呼吁人们以身作则地环保。

他甚至还在自己的社交平台上邀请了 20 名报名的粉丝,与他一起参观了纽约市内的垃圾分拣机构,身体力行地宣传环保概念。

所以比起 Donda 其他的品牌,Heron的设计中多了更多的人情味。

Heron自己也说:“我用自己的作品去关切我认为人们应该知道的事,我觉得这很重要。”

两者的合作不仅让现实生活中的环卫工人能穿上HP 的制服,也深受像 GD 这样的时尚领袖的青睐,还掀起了一波制服狂潮。

比如 Vetements 与 DHL 的合作就在其之后。

这个想法也离不开 Heron 的父亲是警察的关系,导致他从小就非常喜欢制服。品牌灵感也大多来自清洁工、警察、工人的制服,设计也以“秩序与对称”的工业风为主。

Heron说:“我觉得工人阶级的事情是很真实的。我在纽约的每个地方都能被它们所包围。我父亲就曾是一名警察,这些都让我备受启发。对我来说,这就是我的Streetwear。”

Heron Preston 2020 FW

而 Heron 迎来的第二个品牌生涯的至高点,是 2018 年秋冬为 NASA 打造的“航天服”。

毕竟没有多少品牌的衣服能被送上太空吧?

这件事也是一段美梦成真的“传奇佳话”。

因为 Heron 在 2013 年接受《New York Times》采访时说,他曾亲自写信给 NASA 表达合作意愿,并想在未来为NASA 量身打造一套航天服。

虽然 Heron 冲进时尚圈的架势势如破竹,但他和 Virgil 一样,在设计上都颇具争议。

比如 Heron 就一度被人称为“非裔藤原浩”,只换颜色不做产品,即便 Heron 自己解释说他的作品是基于“二次创作”的概念。

同时 HP 也和 Off-White 一样,都有着令人过目不忘的“爆款”标识。

比如《中国新说唱》中,吴亦凡和邓紫棋就在台上台下都经常穿着“仙鹤”系列,就是他家的第一款爆款标识。

其实这不是仙鹤,而是一只鹭,包括“heron”在英文中也有“苍鹭”的意思。

同时它也大有来头,它出自美国画家及博物学家 John James Audubon 之手。

这位画家绘制的鸟类图鉴一直被视作“美国国宝”,他画的这幅画作也名为“Great White Heron”。

Heron说:“在构思成立自家品牌之初,我花了大量时间作资料搜集,后来我就发现鹭鸟的外形以及神态都异常吸引,如果能够将之应用在时装元素之中,必定十分有型。”

易烊千玺作为 HP 第一位合作演唱会服装的中国艺人,在首次个人演唱会《玊尔》上穿着的定制夹克,选用的也是这款标志性的鹭鸟图案。

爆款标识二,是 Heron Preston 独家特调,并拥有专利的橙色。

Heron对橙色的喜爱其实也早有先例,在他加入 Donda 为 Kanye 打造《Life of Pablo》的专辑造型时,背景色就是明晃晃的橘色。

不过选择这个颜色还有另外一个原因,Heron说:“不少品种的鹭,其尖长的嘴巴都是呈鲜橙色的,所以我就决定将这种橙色一并移植到我品牌的时尚理念中去,最终成为了 Heron Preston 的经典色调。”

在 Heron Preston X Off-White 企划中,这个颜色还被 Virgil 申请购买并使用在了双方的联名系列产品中。

第三个爆款标识,是一般的输入法中无法打出的字符「СТИЛЬ」。

发现这个字符的契机也很奇妙。

源于品牌创立最初,Heron曾前往俄罗斯与 Select Shop KM20 联名,这段经历让他注意到了这个译为“Style”的单词。

比如这款高领衫大家应该都非常眼熟吧?

Heron说:“我觉得目前正在做的事情中,最特别的一部分就是文化观察,见到现场人们彼此交谈,与这些城市中的不同社群彼此连结……

各种文化的汇融会创造一条全新的道路。”

 

04

 

第四位来说被许多街头潮流爱好者信奉为“潮流之神”的Jerry Lorenzo。

提他的名字或许还有人不知道,但他的品牌 FEAR OF GOD 你肯定知道,特别是他最近刷屏的 FG(富贵)T恤,上身的明星真的不要太多哦~

Jerry和大部分 Donda 成员一样,他也不是设计师科班出身,Lorenzo甚至都不是他的真实姓氏。

他的父亲 Jerry Manuel 曾是 MLB 的职业球员,退役后成为了教练和芝加哥白袜、纽约大都会的经理人,所以 Jerry 拥有着非常优越的出身。

因为曾经害怕自己潮流设计师的身份玷污 Manuel 家族的名声,Jerry对外叫自己 Jerry Lorenzo。

不过随着 FEAR OF GOD 的成功,Jerry也早就自豪地把自己的本姓印在衣服后面啦。

虽然不是科班出身,但在大学期间 Jerry 攻读的是MBA,还分别去 Gap 做过仓库管理员和在 Diesel 做过兼职。

这些都让他对市场有着充分的了解和时尚品味,从而也有了自己创业的念头。

2008年,他搬到了洛杉矶,担任前道奇全明星球员 Matt Kemp 的经纪人,并开办了一个派对举办组织JL Nights,专门为名人举办派对,也因此认识了很多名人,并赚取到了第一笔创业基金。(Donda真的个个都是派对狂魔)

在积累到了一定的经验和人脉后,他创立了FEAR OF GOD。

品牌名源自一本经典的灵修作品《My Utmost For His Highest》(《竭诚为主》),是他母亲从小就每周都给他读的著作,为了提醒他信仰的根基和经历与神同在的意义。

Jerry说:“阅读《竭诚为主》让我找到了支撑自己前进的动力,我一直想做些有关基督教的事,尽管这听起来有点俗。”

于是,从小就是一名虔诚的基督教徒的Jerry,在 2013 年创办了极具宗教色彩的街头品牌FEAR OF GOD。

Jerry秉持着“上帝绝不穿垃圾”的信念,设计一直以高品质+高售价著称,每件都产自意大利高端工作线,就连副线 Essentials 的质感都非比寻常。

FEAR OF GOD更是以街头感十足的哥特风格为核心,辅以各种叠穿和宽松版型的设计,很快就得到了众多街头爱好者的青睐,甚至获得了 Big Sean 的赏识。

随后 Big Sean 向 Kanye 引荐了Jerry,就此 Jerry 成为了 Donda 的一名成员。

他进入 Donda 后参与的第一次团队设计,就是著名的 Kanye West X A.P.C 的联名合作系列。

Kanye当年加盟 Adidas 所推出的第一双鞋款 Yeezy Boost 750,也是 Jerry 操刀的设计。

关于他和 Kanye 之间的惺惺相惜,Jerry曾说:“当我在店里听到这个男人唱Jesus,那感觉无法言表……没有 Kanye 的《Jesus Walks》,就不会有现在的FEAR OF GOD。”

虽然 Jerry 因为疲乏面对团队间的频繁争执与讨论而主动离开了Donda,不过他的才华还是吸引到了Justin Bieber。

Bieber不仅邀请他成为自己演唱会的造型总监,随后还推出了“Purpose Tour”系列。

Jerry时尚生涯的另一个里程碑,就属于和 Nike 合作的 Nike Air Fear of God 1 了。

这款首次联名的鞋在未发售之前就在二手市场突破了万元大关,赚足了眼球和话题,可以说 Jerry 通过这一双球鞋让全世界的“鞋头”们都知道了他的FEAR OF GOD。

不过 FEAR OF GOD 从创作初期开始,就一直有着各种“抄袭 Rick Owens”的声音,也是一个兼具争议的品牌。

对此 Jerry 虽然从未正面回应,倒是说过:“我没有重新发明任何东西,我不会叫自己设计师。”

“我喜欢竞争,能够参与许多活动。但我不主宰一切,仅仅作为生活的参与者。”

 

05

 

第五位来介绍和 Jerry Lorenzo 有着许多共同点的Samuel Ross。

比如,他们都非服装设计科班出身,都与 Nike 有着长远而紧密的关系,品牌都介于高级时装、街头服装和运动服装之间,以及,都是 Donda 的成员。

虽说不是服设科班出身,不过 Samuel 学的是平面设计专业,第一份工作是在伦敦的 Story Worldwid 进行平面插画和家具的设计。

工作一年后,Samuel产生了跳槽的想法。

正好有一天在 Virgil 的社交平台上看到了他正在招聘助手,于是 Samuel 就毛遂自荐,并成功地成为了 Virgil 的设计助理,获得了 Off-White 的门店陈列工作,接着便顺势加入了Donda,成为了正式的全职设计总监。

进入Donda 后,他参与了诸如 Stussy、Hood By Air 和 Pyrex Vision 等项目,也为 Kanye 设计过专辑封面。

他的才华就连藤原浩都曾在访谈中公开说过十分期待他的品牌。

2015年,Samuel离开了Donda,并创立了个人品牌 A-COLD-WALL*(以下简称ACW),以“墙体的冷冰冰”来暗喻现实阶级之间冰冷的分割关系。

他将 ACW 定位于高端街头,以英国工人阶级为灵感,通过富有实验意味的设计手法和工业风,希望能通过不同元素在服装上的呈现,来表达伦敦独特的建筑文化和城市脉搏,将品牌塑造成“伦敦工人阶级故事”,“源于服饰,高于服饰”。

比如 ACW 经常利用灰色、做旧、脏污、不对等的剪裁等多种元素,来表达阶级中的不平等现象。

这些直面社会的痛点为 ACW 迎来了大量的关注和话题度,刚成立季销售额就高达 3500 万美金。

为了更好地表达 ACW 的思想,Samuel还创办了家具项目 Concrete Objects,专门设计一些混凝土家具,他的雕塑还获得了Hublot Design Prize。

除了主线ACW,Samuel也推出了价格更亲民的支线 POLYTHENE*。

Samuel说:“POLYTHENE*捕捉了年轻人在社交媒体上的青春活力,目的是提供一个可以成为年轻人社交载体的品牌。

你可以感觉到低调舒服而又独特,但价格却很亲民,年轻人可以负担得起。”

2018年时 Samuel 入围了 LVMH Prize 的最后 9 强,并在同年的 The Fashion Awards 上拿下了英国新锐男装设计师大奖,给他颁奖的是超模 Winnie Harlow 和Virgil。

不过在 Samuel 身上最值得学习的一点,还是他的积极争取。

因为除了向 Virgil 毛遂自荐,Samuel的另一知名事例则是他在小有名气后便开始疯狂给 Nike 发邮件。

功夫不负有心人,Nike邀请了他为 Kim Jones 和 NikeLab 的联名企划设计包装。

由于反响十分正面,Nike开始正式和 ACW 展开联名企划,第一个联名就是极具工业风的AF1 X ACW。

这款 AF1 的市场反响也极好,因此 Nike 和 ACW 的合作就成为了长期项目,甚至跨越鞋履渗透到了服装等多品类。

Samuel说,自己虽然到了新的世界,但一直保持着在 Donda 时的感觉。由此可见,Donda 的确是个激发人才,也人才辈出的好“学校”。

 

06

 

【Don C】

先说 2008 年曾和 Kanye 因为狗仔而一起入狱的 Don C 吧。

他和 Kanye 的关系不同于上述所有人,因为他一开始是 Kanye 的巡演经纪人,后来又成为了 Kanye G.O.O.D Music 的音乐创作高管和专属金融投资分析师,还担任了 Kanye 婚礼的伴郎。

Don C出生于芝加哥,2011年创办了主打华丽复古风格的街头品牌 Just Don。虽然近两年不如前面的品牌名气高涨,但仍然创造过不少爆款单品。

比如以 Mitchell & Ness 帽胚为基底的 Snapback 帽款:

以及 NBA 短裤,都一度引发了“穿上 Just Don 才算是潮流Icon”的社会舆论。

由此不难发现,Don C的大部分灵感都来自于 NBA。

于是在 2014 年他和 Nike 合作了当时相对冷门的Air Jordan 2,没想到备受鞋头们的追捧。

到现在也保持着和 Nike 良好的长期合作关系,推出了许多叫好又叫座的球鞋,甚至被网友称为 Nike 的“娘家人”。

 

【Geo Owen】

接着说曾是 Donda 主力平面设计师的 Geo Owen。

像 Kanye 巡回演唱会 YEEZUS TOUR 的总体视觉设计,卡戴珊《SELFISH》影集的唱片包装及封套等知名作品设计都出自他手。

2016年 6 月份,Geo带着自己的首个系列「Collection One」正式宣布进军时装界。

在 A-COLD-WALL* 的两位主理人 Samuel Ross 和 Ace Harper 的倾力帮助,GEO 的首季系列“Collection One”一经发布就引起了潮流圈的注意和赞赏。

Geo本人从小热爱地理、外太空、旅行、物理以及它们与人类之间的联结,因此在创立品牌时,他希望能传达所有事物在共同环境下,作为一个共同体存在的概念。

地球、黑豹等图案都是 GEO 的标志设计,还有大量对比强烈的色彩配搭,以及点题抢眼的 GEO 三个字母,都让他圈了不少粉丝。

 

【Salehe Bembury】

在加入 Donda 前,Salehe Bembury只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设计师。

他毕业于雪城大学的工业设计,毕业后分别在美国日用鞋履品牌Payless、Nike旗下子品牌 Cole Haan 和男士鞋履品牌 Greats Brand 担任鞋类设计师。

但 Kanye 却慧眼识珠,在 2015 年把他挖进了Donda,并负责 Yeezy Seoson 的鞋款设计。

Yeezy Seoson中最具辨识度的单品——大军靴,就出自他手。

品牌初期的人气款式也都有他的功劳。

他的才华引起了时尚圈的注意,甚至被《运动鞋杂志》称为“制鞋业最有野心的创意者之一”。

于是在 2017 年,Versace把他挖去做了鞋履创意总监。

短短两年多的时间,Salehe一路从 Versace 的运动鞋首席设计师晋升到了 Versace 运动鞋与男装鞋类的副总裁,非常厉害了。

毕竟有 Salehe 加持后的 Versace 球鞋变成了这样:

 

【Joe Perez】

最后来说 Donda 的前创意总监Joe Perez。

他毕业于世界顶尖的设计学院Art Center College of Design,2012年起就在 Donda 中负责专辑、巡回演唱会的艺术设计,创作过的经典作品数不胜数。

比如 A$AP Rocky 的专辑设计与艺术指导:

A Bathing Ape 20 周年的纪念 Logo 设计:

一件难求的 Yeezy Seoson 1 的邀请函:

直到 2016 年离开 Donda 前,他都为团队成员做出过很多重要贡献。

比如 FEAR OF GOD 与 Vans 合作时的字体设计就出自他手,这双鞋的火爆也在很大程度上帮助了 FEAR OF GOD 在时尚圈地位的奠定。

2017年成立了自己的个人品牌Mason,美学灵感来自于 Joe 家乡一座废弃的共济会圣殿:

品牌风格以重金属和朋克为主,同时结合了他从小接触的滑板及各种 Hip-Hop 元素。

 

07

 

看完这些人有发现什么有趣的点吗?

首先,Donda大部分“毕业生”都不是科班出身;其次,他们都当过 DJ 或热爱派对;他们都和 Nike 合作过……

“DJ” Virgil Abloh

Donda曾说自己的团队主旨是:“我们想填补乔布斯之后的空隙,Donda将作为一个能激发出有思想的人们的创意的组织,为世界提供更好的创意产物。”

《纽约时报》的 Vanessa 说:“He comes not from the schoolof couture,but rather the school of Kanye.”

除了这些 Donda 的“毕业生”——

正如 2019 年时,Kanye还开启了创意孵化项目,为新一代在设计与时装领域有着抱负的年轻人提供资金支持和专业指导,Kanye还帮过非常多著名的时尚人士。

比如 Demna Gvasalia 就曾是 Yeezy season 1 团队里的成员,个人品牌 Vetements 不必多说,如今还是 Balenciaga 的创意总监。

在 Kanye 成为第一个在演唱会舞台上身穿 Martin Margiela 高定的男歌手时,媒体们都十分不理解,问为什么 Martin Margiela 会给一个“说话不过大脑”的嘻哈歌手提供服装支持?

品牌官方异常简洁地回答道:“我们没有注意媒体对他的评价,我们只关注他可以做些什么。“

《华尔街日报》作者 Christina Binkley 也曾评价 Kanye 说:“他并没有从时尚评论家那里得到多少荣誉,但对人们的穿着产生了影响,更多的是潜移默化地改变了人们的穿着方式。”

不论是 Kanye 自己的 Yeezy 还是 Kanye 创立的Donda,必须得说他们都非常大的程度上影响并改变了时尚圈的风潮和走向,也潜移默化地改变了人们的穿着方式。

Kanye曾经说:“我就是上帝给你们带来的礼物。”

这句话不予评价,甚至对于 Kanye 这个人的人品我也不想评价,但就事论事,站在时尚圈里放眼看去,必须得承认,Donda这些杰出的人才,确实是给时尚圈的一个礼物。

看完这篇文章,你有什么想法?

  • Kanye要是每个人发一双椰子 美国总统竞选就稳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 Kanye的商业价值太高了 还竞选什么总统啊 在家躺着挣钱不好吗
  • 然而我只认识那几个明星 果然不是一个圈子的
  • 还是走平民路线了嘛,不愧是赚钱小天才
  • 我在评论里说

 加载中 …

0 Comments
Leave a Reply